当前位置

耽美文 > 美文欣赏 > 情感美文 >

赠书

推荐人:雨君 来源: 散文精选 时间: 2020-08-03 14:44:04 阅读:

1994年之前,我还没有大量从事写作,尚未走进创作圈,未曾听说谁赠谁书,更未曾有人赠我书,我也不曾赠人书。

2008年,走进网易一个大型网络诗社,开始学习古诗词。别人是走着学,我是跑着学,别人日行五里,我日行50里。好好赖赖,写了一堆所谓的古诗词。那时候,网上很时兴出书。 2012年,诗社也跟风出版合作诗集。参与合作诗集创作的都是网络诗社的骨干写手或者管理员,但是限制数量。我那时是副社长,也是社长的得意门生,又是组稿者,自然有权力多上几首。生命中第一回当“诗人”,第一回参与出书,能多上一些作品,显示显示能耐, 自我觉得是很光芒的事 。

诗稿组好后,社长编辑,由我校对。然后交给北京一个女诗友,在北京一个出版社出版,历经一年多,出来两千册《博海情韵》。诗社事先已经规定了购书政策。诗社诗友们每人订购至少50本,一本价格25元。我那时订购了50本,诗集邮到家后,我就着急赠人。可是赠给谁呢?所有初中以下同学都没了来往,所有高中同学缺少来往,所有同事都不爱看书,我又几乎是个绣楼上的小姐,每天在家和单位之间两点一线往返,极少外出,不搞交际。即便上班,干完工作也是独自看书,不与众人交流,所以,朋友极少。除同事之外,再无熟人。想到这里,50本书,压在心里感觉有些负担了,不知道该送给谁?瞅来瞅去,管他爱不爱看书,知道我会写诗,还出了诗集就行,于是送给带班班长一本,送给技术员一本,送给两个好朋友两本,送给处长一本,又送给报社编辑两本,让他单位留一本,家里拿回去一本,方便看。又托报社编辑送给厂级领导十几本。送给哥哥侄儿四本。就这样,零零碎碎地把48本古诗词诗集硬塞给不懂古诗词的人,只留下两本。

一次女儿和我生气,嫌我成天泡在网上诗社和男人聊天,不管她。那次,女儿把所有怨气都撒在那本《博海情韵》上,一气撕扯个稀巴烂。当我看见博海情韵变成一地碎纸屑,深深被气坏了,拿起笤帚满屋子追着女儿暴打她一顿,却也没能解决诗集被毁的痛恨。此后,随着岁月流逝,此段赠书风暴渐渐烟散。

由于常和文人交流,出书的文人偶尔向我赠书。每每在被获赠瞬间,倍感被著书人青睐的荣幸,也曾如获至宝地把所赠书籍捧回家。等回到家,翻开来看,却不是自己喜欢的文笔和能用得着的内容,于是就搁置一边。

也有热心文友,得知别的文友出书,多索要几本,好心转赠于我。但是,如果那是我感兴趣的书,也许会多翻看几页;如果没有兴趣和所需,宁可压了箱底,也不舍得转赠他人。

渐渐地,书被赠的多了,心里生起些许惭愧:总是获赠,却不赠人。于是就想自己是不是也出个册子赠赠人。

想赠人书的念头涌起后,便经常关顾一些写出书的文。有一次,蓦然看到一篇《不要让你的书,流落到废品收购站》。文中说的是一个作家老出书,爱赠人。一次,在垃圾堆里居然看到了自己写的书。这个作家的眼睛很震惊,心很痛。他万万没料到,自己的心血和热情被人当做垃圾一样扔出了门外。此后,又听说,某作家在废品收购站,看到了另一个作家的作品。我猛然清醒,在自己还不是一个“作家”,还没出好作品前,决不能出书。以免别人把自己的心血扔到垃圾堆。

但是,写作者总是有不同的欲望。我也不例外,即便没有成为作家,即便没有好的作品,也想出本书,以求再上一层楼。在妄想的驱使下,2018年,我出了一本散文集——《女人的当铺》,本想着不送人,怕人不当回事,把自己的心血蒙了尘,或者当废纸卖掉。于是想着只卖人,卖给喜欢读书的人,最起码,他喜欢读书,不会扔掉。可是回头一想,该赠的还是得赠出,赠给喜欢自己文字的人,赠给帮助过自己的人,赠给自己该感恩的人,至于人家读不读,那是另一码事了。我只管把自己的心血和感恩回馈被我赠书的人即可。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