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行走在腾格里沙漠

推荐人:季纯 来源: 时间: 2020-08-06 20:02:43 阅读:

来到阿拉善,又怎能不去腾格里沙漠呢?

吃过早饭,天阴下来,偶尔有几滴细小的雨落下,这样的天气去沙漠是最好不过的。

沙是金色的,即便没有阳光的爱抚,沙依然是金色的。一座座沙丘,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连绵起伏,遥远得无边无际。我不得不惊叹大自然有一双神奇的手,大手笔、大境界。如果说在我的印象里,穿越干旱少雨的沙漠是挑战自然,是生死与绝望的考验。那么真正来到沙漠,我顷刻爱上了它洁净的身体,它的狂野或安静。

坐在越野车里冲浪,我发现沙漠没有路。车开到哪里,哪里就是路。车没有固定的路线,所有高耸的沙丘仿佛都在静默中等待,等待被征服被碾压。车的每一次豪迈地俯冲或者攀爬都会引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我看到其他车走出完全不同的路线。车倾斜的身体,似乎是要翻车的节奏。我们不是最害怕死亡吗?当恐惧与快乐并存,我们选择了快乐。来到沙漠,不就是想跟那些四平八稳的生活说声再见吗?

车子终究还是停了下来,沙漠里有了绿色的草,那是顽强的生命的颜色。我穿着玫红色的上衣,是想把自己打扮成沙漠中一团燃烧的火焰么?采风团一行人爬上浅浅的沙丘,有人欢呼雀跃,惊喜不已。原来在沙漠的腹地,有一处波光粼粼的湖,湖中是亭亭玉立的芦苇,几只白鹭在水中嬉戏。张老师说这是情人湖。传说曾有一对相爱的情侣私奔,迷失在沙漠的深处三天三夜。他们依偎在一起,吃完了最后一片干粮,喝完了最后一滴水。既然不能生,那么和相爱的人相拥死在一起,又何尝不是最好的结局呢?恍惚间,他们看见了一处湖泊,喜极而泣,长跪在湖边。是爱的力量感动了上苍吗?从此,这对情侣再也没有离开沙漠。

我宁愿相信这个传说是真的。情人湖,多么像情人明亮而炽热的眼眸。在腾格里沙漠,有多处大大小小的湖,才使得沙漠有了灵性。

远看是曲线优美的沙丘,近看却是高耸的沙峰,如刀削般尖利。爬上沙峰意味着对沙的破坏吗?每走一步,沙似乎极不情愿地拽着我的脚,它会在我的脚下淘气地做小动作,让我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在瘦削的沙峰上行走,脚下沉沉浮浮有了弹性,我和文友跳着随性的舞蹈,快乐得像个孩子。

坐在沙梁上极目远眺,沙漠像波涛汹涌的金色的海洋,凝固成美轮美奂的模样,突然间就沉静如斯。沙在沙的怀里,裸露的身体无遮无掩,它优美的体态和曲线,野性中尚有几分羞怯。那些细小的波纹,是时光刻在沙漠的指纹么?

我手握彩色的丝巾,一任风高高地吹起。这方丝巾,原是两年前游览沙坡头时所买。沙坡头不也在沙漠吗?人在沙漠里为什么总要打扮自己,穿亮色的衣服,围彩色的丝巾,说到底,人还是太小了,小得如一粒流沙。在沙漠,人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粒纵情而又顽皮的沙子,但人似乎又要固执地和沙区别开来。

我确信沙能疗伤,经年的伤痛与恐惧在沙的世界里已经飘得无影无踪。

风,是沙漠最好的伴侣,它终年与沙为伴,或细语呢喃,或咆哮怒吼,终于还是不离不弃。其实,我们永远都无法破坏沙,风会修复我们长长的凌乱的脚印。它会把沙重新塑造成它所喜欢的模样,仿佛我们从未来过一样。那么,我们拿什么来证明我们曾经来过呢?

我的彩色丝巾跑了,不知什么时间背着我偷偷跑了。丝巾一定知道我内心的秘密,它在风的召唤下替我把自己留在了沙漠。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