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蜡梅花开最浓香

推荐人:鲍安顺 来源: 时间: 2020-09-24 15:46:11 阅读:

王安石写梅:“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那应该写的不是蜡梅,因为梅花的淡香是暗香,而蜡梅的浓香是明香。蜡梅花黄似蜡,浓香扑鼻,一闻就神魂颠倒,让人心生迷恋之情。

杨万里书房里常有蜡梅:“小阁明窗半掩门,看书作睡正昏昏。无端却被梅花恼,特地吹香破梦魂。”那香很浓,吹香破梦。李商隐《十一月中旬至扶风界见梅花》写道:“匝路亭亭艳,非时香。素娥唯与月,青女不饶霜。”严寒冬月,蜡梅盛开时节的花香,形影相随,令人销魂。

“雪霁天晴朗,蜡梅处处香,骑驴把桥过,铃儿响叮当;好花采得瓶供养,伴我书声琴韵,共度好时光。”这首歌唱蜡梅花香的歌谣让我寻回少年时光的幸福记忆,那是我最初把蜡梅与读书联系到一起的时光,那蜡梅的苦寒,也许就是读书的苦寒,是那种“冻冰三尺非一日之寒”的苦寒。后来又想,不对,读书并不苦寒,只有读死书的人才苦寒。其实,读书是一种高雅的兴趣,如蜡梅的花香浓郁怡心,芳魂扑朔迷离。

汪曾祺写过蜡梅,说他家的后园有四棵很大的蜡梅树,每年开出的花芯是紫褐色的。他还写到折蜡梅花的记忆:“蜡梅多枝杈,便于登踏,一日上树能千回,从来也没有掉下来过,姐姐在下面指点着‘这枝,这枝!——哎,对了,对了!’其实要的是几朵半开、多数是骨朵的,插在瓷瓶里能够养好几天——如果是全开的蜡梅花,几天就谢了。”

爱读余秋雨的散文,那篇《蜡梅》留下了深刻印象:“病房里的病友,一早醒来,就说闻到了蜡梅的香气,而且简直是被香气熏醒的。还说,蜡梅开得执迷,枝干虬曲苍劲,黑黑地缠满了岁月的皱纹,光看这枝干,好像早就枯死,只在这里伸展着一个悲怆的历史造型……猛地一下涌出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花瓣黄得不夹一丝混浊,轻得没有质地,只剩片片色影,娇怯而透明……天底下的至色至香,只能与清寒相伴随。这里的美学概念只剩下一个词:冷艳。”

开放的蜡梅,裹着冰雪,照耀眼际,那蜡质圆润充满质感的花瓣,有一种禅意之美,在我的心尖,慢慢地湿润,升腾起朦胧的诗意与文情。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