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美文欣赏 > 情感美文 >

孩子的幸福

推荐人:倪俭康 来源: 时间: 2020-10-20 10:16:42 阅读:

最近一段时间,有些不顺心的事情困扰着自己,因此对孩子关注得较少。那天一下班,就看见孩子不停地在屋里打着转儿,一问才明白,他不知道当天的日记该写点什么。原来,最近孩子都遭遇这样的困惑:周一、周二和周三都要写日记,前两天他把该写的都写尽了,每到周三晚上就不知道还能写些什么。

那天正是周三,孩子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连写三篇日记,不能少于600字,不能写上周发生的事情,不能写同学之间婆婆妈妈的琐事,还不能写凭空想象无中生有的事。唉!真是委屈了孩子,每天能有多少亲身经历的事情让他去洋洋洒洒呢?

我当然了解孩子,他最丰富的就是想象,每一口面包咬下去,根据形状的变化,他就能来一次奇妙的天马行空般的旅程;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玩具,到他手里也能玩得摇人心旌。可如今孩子不敢写自由想象的日记了,他怕被老师批评。我想问问孩子,你是不是很不幸福?

可我无法问,怕勾起孩子更多的痛苦。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的我,只好把孩子拉到窗户边,想让他欣赏一下美美的夜景放松下心情。窗外流光溢彩,对面是一个刚刚入住的小区,五十多座高层居民楼,家家户户的窗户都绽放着朵朵灯花。虽然寒风凛冽,但街上依旧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人们成群结队,闲逛、说笑、散步、跳广场舞,整个小区生机盎然。从破旧的村庄搬迁到整洁漂亮的小区,人们难抑兴奋的心情。小区后边,几架塔吊在寒夜中“茕茕孑立”,挺身展臂,旋转回还,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还有一部分人需要搬迁,也难怪塔吊昼夜不息匆匆忙忙了。

“那是什么,爸爸?”看到满身披着灯光、仿佛巨人般的塔吊,孩子好奇地问我。我告诉他那是盖楼房的工具,并让他观察一下此时的夜景,或许能写一篇有关乡村夜景的日记。孩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观察起来。

半个小时后,他竟然真的写成了一篇日记。他拿来让我看时,我惊喜不已。孩子以幸福为主题,把高楼里透出来的灯光,写成是人们幸福笑脸的延伸。也是,从低矮的平房搬进舒适的楼房,从脏乱差的农村搬进整洁漂亮的小区,怎能不幸福?灯光从窗户里照出来,可谁又能说灯光下面的他们不是面带微笑的呢?最有趣的是孩子把塔吊写成了默默的奉献者,说它们为了让人们早点得到幸福,就算是孤独地在寒风中站立,心里也是幸福的。

我惊异于孩子的想象力,于是故意逗他:“塔吊现在快乐,可等高楼盖起,它们可就要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多孤独多失落啊?”孩子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说:“就算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但它们毕竟为别人奉献过,幸福过,也不应该有什么可失落的吧?”看着他天真的样子,我用手摩挲几下他的小脑瓜,一股幸福的暖流迅速扩散到我的全身。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