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美文欣赏 > 情感美文 >

他在渠边高举着手掌沉思

推荐人:李云 来源: 时间: 2020-11-14 15:37:25 阅读:

潜龙渠是小镇最大的公园,有湖有云,朝气蓬勃的,一年四季有花朵盛开着。盛开是一个很美的词,它能让你想象到一种状态,一种彻底袒露的舒展姿势。每天早上,很多人会去公园里走上一圈。偶尔遇见一个岗亭,一名穿着貌似公安制服的保安笔挺地站着。这些保安多在三十左右的年纪,来自全国各地,他们站在那里不看来人,来人就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目前这就是一个工种,除了巡逻、站岗外,他们也做些类似保洁类似搬运的杂活。他们站在那里,往往也就成为了诸如一棵树站立在此的姿态,与经过的人们漠然相对后,各自回到各自的世界观里。

关于保安工作的确是个比较有争议的社会话题。很多人认为你那么年轻,有那么好的体力,怎就不去干个正儿八经的事呢?究竟什么是正儿八经的事谁也不知怎么定义。甚至还有新闻主持人模仿着苏格拉底的口吻站在新闻夜班车里说保安才是人类最大的哲学家,他们每天站在那里会问三个最哲学的问题: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你叫什么名字?这些问题往往会令人沉思,什么是真正该来的或该去的地方,我究竟是谁呢?细思量,生活真是一门哲学。

秋风无霜是老吉微信名。他第一次来到办公室应聘该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这是一个永远年老于实际年龄相差二十岁的滨海人。刚过三十,眉宇间就有了沧桑感。他局促地坐在凳子上,双手交叉在两腿之间,眼神卑微,不敢与人对视,身上皱巴巴乌糟糟的白衬衫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和一本蓝色线装书。凭感觉这应该是一个能够吃苦耐劳的老实人,但他可能还有点“不甘”。因为他的脑子里装满了尊严和道德,站满了圣贤人。但我还是决定用他。当得到录用信息时,他就像变魔术一样从背后拎出一个袋子,说这是老家的土特产……这时我看见了他的手,他是六指!但我很快将眼神移开了,可他的手比我眼神缩得更快,可见这只手让他难堪!于是听得他小声解释:我会干好活的,我会很负责的!

一个男孩右手上长了六个指头。一个女孩腋下传播着狐臭。我的神思立刻从老吉一脸的沧桑上回到久远的学生时代。我的确有这样两名同学。男孩从不敢做早操,从不上讲台答题,当遇见有人闹着少了铅笔和橡皮擦时,他就是那个“长了三只手”的被怀疑对象。他站在教室明亮的窗口里,全身抖着,双手藏在后面,如果可以看见的话,他一定在用左手狠命的撕拉着大拇指边的六指,狠狠地咬紧牙关表明态度:我没有偷!而有狐臭的女孩,她是班里最美貌的,她身材修长,头发浓密,她怕夏天怕出汗怕跟同学近距离站着,整个学期,她都远远地跟在同学后面,即使近视也主动要求坐最后面。那时候教室里没有空调,闷热的教室将狐臭成团成团地释放出来,一个夏天一个夏天教室里都是满满当当的味道。尽管同学都很善良地包容着这股体味,可这个女同学孤独的身影仍旧是同学情里最深刻的酸楚。

是的,很多时候人们都走不出身体的缺陷,宛如老吉,这根多余的指头成了他的心病。他因此一直生活在卑微和恐慌之中。好比万事不能少和不能多一样。没事他就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那本蓝色线装书站在树下读圣贤。一脸的暮色沉沉。

其实呢,每个人都是大地上的一条河流,会不停地流动,谁也不知会流向何处?遇到怎样的险滩还是美景?老吉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已经是多年后的事了。他莫名前来请我帮他再介绍个工作。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彻底屈服了,他说这个岁数了,身体不好了,而世人又嫌弃我六指,还有……你看,他一把拉扯下戴在头上的毛线帽子,一头雪白的头发豁然暴露出来,匆忙计算好他的年纪,不解,你才四十五岁,怎么成这样了?这头白发令人不安。他虽然也没有多解释什么,但仍能感觉到:这些年,他活得不易!

他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或者说,怎么从我离开的单位里离职的,似乎都不是今天他来要诉说的目的,他已经懂得隐忍了,他搓着双手,低沉地责备着自己:都怪自己不好,不会说话,还多了个指头……

多一个指头怎样呢?当然不能怎样,不影响生活不影响劳动,可为什么大家不能接受呢?我无法安慰他,第二天也就认真地跟身边的朋友推荐他,用三寸不烂之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曾经有个同事,他很勤劳,很能吃苦,不怕脏不怕累……结果是,朋友们也很无奈,人事规定上明显告知老吉的岁数大了,身高不够,即使保安也要高中毕业会几句英文……于是,老吉面试了几家还是没有被录用,最终还是嫌弃他六指,外貌不端正,影响公司形象。在一个飞速进步的时代,质的变迁似乎已经由里走到外了。一晃,老吉已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弱病残”了。他踟蹰着,忧愁着,一筹莫展。

老吉最后去往的地点是潜龙渠,潜龙渠很大,树林茂密,在市民眼里的风景对于护园工作者来说,都是各种工作上的挑战。身为一名保安,夜间独自巡逻在黑森森的树林里,风声呼啸,鸟雀压枝,老吉行走之间,就想到了小时候走夜路的情景,各种鬼怪的故事就跟在脚后跟上。但是,别人怕,老吉不怕,他心中有圣贤书,白天读,晚上背。一开口背起来,妖魔鬼怪就都跑了。为此,这份工作老吉还是满意的。他说在这里上班好啊,只跟树木、湖泊打交道,我服务好这些树木就行了。还有这里环境好,养生……他的声音低沉,如释重负。然后,就将右手高高地举起来,太阳打在手掌上,映着掌心里的树木与湖水,风景都在掌握中,他便如孩子般兴奋起来,之后,又吃惊了,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我在高兴啥呢……

啊,看,荷花开了,这里的风声欢畅,水流得自由啊……

他自言自语的毛病又犯了。

他一定不知道,我帮他只是想起了当年的同学,他生活得怎样,老吉只是另一个被关爱的替身。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