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木槿花开

推荐人:刘蓉宝 来源: 时间: 2020-12-15 16:14:29 阅读:

临近端午,小区的木槿开花了,碧叶粉蕊,热热闹闹。

我一时恍惚,想起了记忆中家乡的木槿。

一到夏天,家乡小河边的木槿就开出花来。一树一树的花朵,从夏天一直会开到秋天。

木槿树的枝叶并不繁茂,心形的叶子,一片一片,乌亮乌亮,绿得发黑,黑里还透着油光,凑近看,细细条条的脉络分明可见。

姑姑采来木槿叶,放在一大盆清水里,慢慢地搓揉,树叶被搓得又碎又软,清水渐渐变成了青青绿绿的油。用手去抓,滑滑的、腻腻的,瞬间从指缝溜走。姑姑用这又稠又滑的木槿叶汁清洗她的头发。姑姑用木槿叶汁水洗过的头发,有淡淡的清香,摸起来像缎子一样。

我喜欢木槿花。

粉红的花瓣,软软的、薄薄的,清晨的露水在花瓣上面玩“滑滑梯”的游戏。粉白的花蕊俏俏地立在花朵中央,看起来又挺拔又柔韧。还没睁开眼的花苞呢,胀鼓鼓的,嫩嫩的、粉红的颜色在花苞尖尖上若隐若现,露出娇憨的形态。整个晌午,在金灿灿的阳光下,一朵一朵的木槿花,花瓣舒展,安然自在地在枝叶间明朗喜悦地盛开。太阳西下的时候,在热闹的蝉鸣声中,木槿的花瓣慢慢萎靡,软软地蜷缩起来。然后,就会有一朵两朵的花儿掉下来,落于尘土之中,甚至掉入小河去,随水漂远。

我一朵一朵把掉在地上的花儿捡起。花朵在我手里,柔软温润,仿佛她的生机和气息并不因凋谢而终止。

捡得多了,妈妈会把捡来的木槿花朵洗净过水,放点青辣椒红辣椒,做出一碟菜来。红绿粉白,散着清香。放进嘴里,鲜美滑爽。妹妹说:这是肉花朵!

爷爷从小河里钓了两条鲫鱼回来。奶奶煮鲫鱼汤的时候,从我收捡的木槿花中挑选出几朵,放入汤中。浓白的汤里,粉红的花瓣舒展开来,美丽鲜活依旧。

近读李渔的《闲情偶寄》,其中有对木槿的评述,且把木槿与萱草并树,认为“睹木槿则能知戒”,意即花开花落自有定数,人之生死倏忽无定,借木槿的朝开暮落托物寄情,现身说法以儆愚蒙者。

普通如村姑的木槿,得此警句,似乎有了不一样的韵味。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