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美文欣赏 > 情感美文 >

这些年走过的路2(亲身经历)

推荐人:善待自己 来源: 时间: 2020-12-29 17:00:48 阅读:

看到他们时,真的特别陌生。毕竟在外婆家待太久了。仔细想一下,应该是2002年被送到外婆家的,我家乡在赣州,那地方很少下雪,根据刀郎的那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可知道我2002年是在外婆家的,2002年之前的记忆我一点也记不清了。

经过外婆介绍,我才知道是妈,哥哥姐姐要来接我回去上小学了,当时爸没来是因为在广东打工。不能呆在外婆家了,外婆家属于乡下,离学校太远了,只能把我接回镇里和哥哥姐姐还有妈一起住。当时我哥用新玩具逗我,我一点也不喜欢,是因为陌生。走的时候,外婆叮嘱我要常回去看看,我说好,我还是挺不舍得的,外婆带我那些年我真的还是挺开心的。但是此后的我的做法,却让外婆失望了。

回到镇里时,已经是晚上了,我小心跟着母亲后面。镇里也是半农村那种,走在夜深人静的路上,能清晰听到狗犬吠声。

一进屋子,这里的一切都是这么陌生,狭小的房间里摆满了生活所需的各种用品,一张床,放碗筷的柜子,衣柜,房间里带一个独立的卫生间,和现在的旅馆双人房一样。大小也差不多。我和我哥,姐就住在这样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也还是租别人的。把我接回去后,妈也回广东和爸一起在外面打工。

说真的,在新家里我们过的很苦,家里就由我姐姐照顾我和哥哥俩。我姐照顾我们俩兄弟时读五年级,读完五年级姐就上初中了,当初我的姐姐读书是没有六年级的,我也是刚刚好上一年级,我哥读三年级。上一年级时我七岁,我哥9岁,我姐11岁。

我依然记得我 上一年级时候,我特别喜欢和我后面的女生说话,因为她好看;也记得被人欺负时我会告诉我姐,然后姐训他的时候我就躲在课桌下面笑,也记得当初我被人撞倒,最后脑袋磕到了流了好多血并缝了七针。放学回到家里,姐姐负责做饭炒菜,我和哥哥负责打下手,洗菜,端菜之类。因为没钱,我们吃不起肉,都是吃青菜之类,青菜一般就炒两盘。没青菜的时候,我们就去奶奶那摘菜,因为奶奶家里种了点菜。奶奶偶尔也会叫我们去他们家吃饭,奶奶炒的菜很好吃,好多去奶奶家吃过饭的都说奶奶做饭很好吃,奶奶家还有肉,我是特别喜欢吃的。那时我们对面邻居有个熊孩子特别调皮,特别喜欢欺负我们仨,要么往我们烧好的热水扔沙子,要么把我们煤气罐打开。不过这些都是他们趁我们不在家的时候搞得,当面的话他们不敢。我们也知道是他们,但是他们就是不承认,他们家人也还护着他们,无奈我们仨斗不过大人,只能忍着。

我 上二年级的时候,姐上初中一年级,我哥读四年级。二年级时我经常被人欺负,还被人娶外号,因为姐上初中了,不在一个学校了也帮不了我。我哥当时也是被人欺负的。当初因为穷,我穿的衣服是我哥的,鞋子也是旧的。最令我耻辱的是我用我姐的书包,那种书包是女式款的粉红斜挎包。因为这种书包,我一直被同学嘲笑。然后有一天一个同学看着我胯在肩上的书包,竟直接过来抢我书包,并把它传给其他人,最令我耻辱的是,最后把我书全倒出来丢在地上,当时天还下雨了,地面还有水坑,就这样书全部打湿了。我就这样一个人被欺负的蹲在学校操场上哭了起来,最后老师也过来了,把他们叫到了办公室训了他们,把我的课本也都换成了新的。

因为姐上初中,我们小学放学比姐姐早,所以我们都是比姐先回到家,煮饭的任务就交给我和我哥了,姐中午回来就直接炒菜给我们吃,大多数时候姐都会上午多炒一点,因为上初中了,我姐下午都是不回家的,还要上晚自习,上午多炒的菜就让我们下午吃。如果下午没菜的时候,我和我哥就直接吃酱油拌饭,再如果没酱油,就辣椒粉打汤然后拌饭吃。辣椒粉我们其实是买不起的,辣椒粉我们都是没了去找奶奶要一点的,我们辣椒粉打汤也是放一点,所以这和水也没多大区别,但我们心里感觉吃饭有菜就行了。还有在二年级的时候我有一个死党,经常互怂,我现在还记得他,有点微胖,还亲过班里的一个班花,那班花叫什么忘记了,只知道姓郭。我记得死党名字,他叫黄裕恩。为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他是中途转进我们教室的,他坐在我后面,刚一见面就和我打招呼,是个很活跃的人。还特意把名字写在纸上递给我看,因此印象好深。在某一天,他对我说要去其他地方读书了,不知不觉就这样和他告别了。黄裕恩啊黄裕恩,如果还能在见到你时,我希望我们不做死党,只想和你做兄弟。不过现在想想,也许他早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印象中没和他说过我的名字,但愿以后有缘再见吧。

二、三、四年级都是和我哥一起上学的,在上学路上也有好多事。那些事有好有坏,甚至被羞辱。

未完待续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