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鸽子

推荐人:东山峰人 来源: 时间: 2021-01-27 15:47:38 阅读:

盘点岁月,有一种人生有趣的经历和无法遗忘的事情会对人与人之间的生活关系、思维观念产生正常状态下无法体会的感觉,那就是

我从小对动物有着天性的怜悯和喜欢。我饲养过许多小动物;桑蚕和金鱼、小鸡和小鸭、还喂养过小狗小猫和麻雀,特别是有关养鸽子的事,那是我思绪中满满的话题。

鸽子是一种与蓝天共舞的动物,我儿时就渴望向鸟儿一样,展开理想的双翅,驰骋蓝天,然而,我终究没有鸟儿的翅膀,为此,我将这种渴望和梦想寄托到了鸽子这种鸟儿身上,希望它们能够代替我自由自在翱翔在蓝天之上,这种翱翔蓝天的快感,仿佛能够将我儿时的烦恼和不愉快都带走,让心情瞬间开阔起来,为此,养鸽自然就成了一种割舍不下的情怀。

人生中光芒四射有趣的日子并不多。60年代中末期,隐于浏城桥复兴街巷子深处的水絮塘商业厅宿舍得以平静下来,远离了喧嚣,有种被遗忘的感觉,那些蛮有情趣的故事和小时候的顽皮与成熟积淀在这四栋老式三层楼的红砖青瓦房中凝固。

清晨,初升的太阳把宿舍前坪传染病医院围墙内一排排法国梧桐树的枝头照得金黄金黄。走下楼梯,前坪已有人打扫过的痕迹,环绕宿舍四周的下水沟被一夜雨水冲涮的格外干净,晨曦中泛着倒影,走廊上一楼一号家的肖正站在台阶上刷牙,然后再用一种带着弹性U型物体的刮舌器清除着舌苔,咕隆咕隆的漱口水吐在沟边的花坛里,水溅在花草中带有一层浅浅的白沫。

从宿舍后面公共用厨房里窜出来的重新‘发火’呛人的偶煤和柴火烟熏味预示着新的一天开始。骑自行车的,走路提袋子的上班一族

从视线中晃过。站在一楼套屋的台阶上,抬头仰望天空,一大群鸽子正从头顶飞过,此情此景,真像一幅宿舍平静生活的水墨画,走在画中很有几分惬意。

果戈理说:“快乐,使生命得以延续。快乐,是精神和肉体的朝气,是希望和信念,是对自己的现在和来来的信心,是一切都该如此进行的信心。”那个时段的画面,便是我童年和少年在水絮塘商业厅宿舍最惬意的故事。

回到平头百姓日常生活的局部,我们可以把“童年与少年”看作大都市生活“情趣”的构造,朦胧了少年和中年的变化、年龄阶段的感情、时间的碎片、人性的爱与怨。情趣中最出彩的还是‘鸽子陪我泛年少,载去儿时许多愁’的故事。

每当看到鸽群在云空中冲刺、盘旋、飞翔、归巢,那便是我眼帘里不绝如缕的欲望,还是我年少最得意任性冲动的结果,背景和人物与现在时间相比并没有明显的差异,但却在水絮塘商业厅宿舍与养鸽子中重新组合了儿时彼时的关系,创造并记住了少年的思想和情趣里许多微妙的变化。

透过鸽子的外貌,定格在我大脑皮层视觉区:鸽子的体型多呈流线型,体外覆盖羽毛,外貌大体分为头 颈部、bai躯干部、尾部、翼部和后肢。鸽子头顶广平,身袋躯硕大而宽深,喙硕长而稍弯,眼睛大而亮,眼环为红色或肉红色,瘤鼻鸽的螬膜特大而突出,几乎将嘴罩起来,耳没有外耳廓,但有耳羽,有助于收集声波。特别是颈上长着一圈闪亮的孔雀蓝和紫色羽毛,就像带在少女颈上美丽而耀眼的翡翠,非常漂亮,第一次看见鸽子就是被其颈上这色彩所吸引,于是萌发了我想养鸽子的欲望。

在梦里,常常梦见那翡翠般亮丽的鸽子,‘咕咕’的声音萦绕在耳际边,好像自己家里的走廊上就有一座硕大标准的鸽子笼,里面关养着几十羽鸽子,清晨扯开鸽舍门,哗啦啦、啪啪地,它们就一齐飞向了蓝天,醒来之后仍然是‘南柯一梦,那种’拥鸽‘之情真是很难以割舍的。

在那个年代,物资比较匮乏,一般都是多子女家庭,生活都过得比较常拮据,甭说还有多余的钱去养动物了。即使像我们经济条件算好些的家庭,父母亲一般也不会轻易给钱让我去买鸽子喂。所以,当金钱站起来说话时,所有的真理都沉默了。囊中羞涩,口袋无钱,肤浅的意识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鸽子而惆怅,仿佛自己一时变的那么样的贱。于是,宿舍里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常常聚在一起傻乎乎的抬头追望天上鸽子的飞翔,议论鸽子的神奇,想象什么时候才会真正有属于自己的鸽子?

虽然无钱买鸽,但意识与鸽子的话题久久纠缠,就有了对鸽子的历史和习性的进一步了解。鸽子,是一种常见的鸟。世界各地广泛饲养,鸽是鸽形目鸠鸽科数百种鸟类的统称。我们平常所说的鸽子只是鸽属中的1种,而且是家鸽。鸽子和人类伴居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考古学家发现的第一幅鸽子图像,来自于公元前30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也就是现在的伊拉克。

据资料可查;鸽子在生物分类学上,属鸟纲,鸽形目,鸠鸽科,鸽属。一切家鸽的品种都起源于野生崖鸽,野生崖鸽亦名叫原鸽,俗称野鸽,分布在滨海地区,栖息于岩石峭壁之间,筑巢繁殖,喜饮海水,喜群居生活。鸽子是最早被人们所驯化的鸟类,五千多年前,埃及已将野鸽驯养为家鸽,后有渔民在海上利用鸽子与陆地联络。鸽子被驯化后,世界各国养鸽逐渐盛行起来,我国养鸽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早在秦汉时代,宫廷和民间都已热衷于饲养各种鸽子。

我近距离见到鸽子,还是那些’折叠放飞笼‘里面装的鸽子,还一种就用一块手帕折成两边,然后从中用一根绳子提起,两边都用手帕的边角绑紧,一块手帕就能绑住两子鸽子。每当这些提鸽之人在我面前走过,似乎有种得意之情,我我都羡慕,钦佩的’五体投地‘。一时间内,我对鸽子达到痴迷的程度。脑海里总是晃着金属的光泽,能冲天展翅飞翔,而且还有远在千里能自己归巢的本事。那种无限的遐想又被’无鸽‘的现实折磨的饭寝难安。

在熟悉鸽子的情况和饲养条件后,邻居几个伙伴悄悄商议,用年幼的智慧堆积在行动中。于是,开始慢慢作手准备,首先是合伙攒钱,再准备做鸽子笼的一些材料,能捡、能偷的东西都在所不惜;什么木棍、木板、铁钉、铁网、铰链、油毛毡等不一而足。最后的考虑是在什么地方,能取得大人的同意建鸽子笼的问题?

或许,一开始,还只觉得钱的问题,接下来却面临大人的同意,鸽舍的选址,鸽笼的材料准备等,这些’鸽事‘的纷纷扰扰,一旦纠结于其中而不自觉,慢慢就会觉得复杂又疲惫,即使绞尽脑汁,少年的智慧还是无法摆平。

时间就这样在宿舍里流淌,’鸽事‘在我们心里纠缠。相信直觉的力量,事情或许会载有光芒与希望。即使是少年的直觉往往也会出现曙光!有时候,直觉比理性直接,更能解决问题。功夫不负有心人。

半年之后,我和二楼邻居一个伙伴铆足了劲,居然攒够了钱,于是相约去隔壁’燕子塘宿舍‘的毛姓鸽主家里,把早已经谈好价格的十元钱一对的’卷鸽子‘鸽子拿回家,一个油黑(公),一个雨点(母)。而真正的’信鸽、观赏鸽‘远远高于这个价格。所谓’卷鸽子‘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鸽子而是介乎于信鸽与菜鸽之间,民间通俗的说法俗称’卷鸽子‘,体形、额阔、鼻瘤比信鸽稍小。当时我俩商议由他首先饲养,抱乳鸽后一人一对,再细后之事却也没有过多的考虑了。

所幸,双方都遵得了大人们的同意,各自在自家门外的走廊墙壁上钉了一个鸽子笼,最初做的鸽子笼大约是七十公分长,五十公分宽,四十公分高,里面一边隔有两层,两层之间再隔开,另外一边则做成放食和水的地方,门外是一个三角形开合门,用条形木做成围栏,上面也是用条形木或者整块木板镶嵌铰链做盖门,俗称(打板),上面装一个滑轮用绳子吊起,起着开关的作用,它可让鸽子活动和熟悉环境,也是鸽子进出的唯一通道。最后整个笼子需用木支架钉在墙壁上支撑着。

饲养一个月后,邻居觉得鸽子应该喂熟了,它会自己飞出去,飞回来。于是他决定第一次放双飞,不曾想到,此鸽一去不复回,好在是在隔壁宿舍买的,因此还能看到它的活动轨迹,鸽子也许是被囚禁了一段时间,它们熟悉又陌生的从我们宿舍屋顶飞到鸽主家屋顶,来来回回,忽上忽下,折腾了一天,寝食无味,我俩也从上午到傍晚整整盯了它一天,日暮时分我们放飞的鸽子终于进了原主家的鸽舍,当我们上门去讨要时,主家却硬邦邦的说只回来了’一只‘,好声与他争辩,瞧见身高了我们一大节诡诈式叔叔的人物,我们也无计可施。最后只能能委屈的拿着一只’油黑‘回来,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抱着’油黑‘从鸽子主家出来,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就被这个所谓大叔贪念的人性扎扎实实的上了一课。这正如水木然所说;因为人性里的自私,每个人都会使自身的利益最大化。但大家又热衷于表面上的礼尚往来、热闹非凡,把这种利益诉求埋藏在心底,有话不想明说,然后还要给自己带上一副道德的面具,于是社会出了很多“伪君子”。

鸽子成双飞出去,却成’单‘的要回来,养鸽子变成了失败,伙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先是伤心和无奈,然后又细细埋怨,再后来就有点撕破脸皮了。伙伴赌气的说他丢失的那一只鸽子归他负责,要回来的’油黑‘补偿给我。为此,伙伴之间合伙养鸽子的关系到此结束。

从合伙养鸽子开始,鸽子已成为我心中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当时,宿舍周围也开始弥漫着一种养鸽子的氛围,我这一栋和隔壁宿舍的邻居陆陆续续冒出了不少的养鸽人。受此感染,鸽子已经在我心里从了’挥之不去,拂之又来‘的“影子。当你少了它,总感觉缺少了什么,让我提不起精神来,每天总想着它,甚至不想去读书上课了而整天蹲守在鸽舍和楼下,全神贯注的望着鸽子在天上’开缱‘(飞翔)。

这种思鸽如风,莫可名状,无法释怀的那种对鸽子的溺爱,一下子很难摆脱当时情绪的羁绊。因此,读书与养鸽子概念的混淆往往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大到引发父母亲的斥折,小到一场无法达成共识的心里埋怨。”混淆“和”麻烦“无处不在,因为那些都是父母的盲点,没有逆反就没有成长。也许父亲看出了我的心事,加上69年父亲在政治上被单位’解放‘,于是他同意卷入养鸽子序列。有了父亲的参入,从财力到物资的支持将得到巨大的改善。

原来钉在门前走廊梁柱上的老鸽子笼显然已经不合适宜了,父亲下令,撤了一副旧床架和一些旧木器,加上我平日里捡、偷、摸到的一些材料,再做一个大型成规模的鸽子笼的事就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随即,父亲与母亲商量,想把鸽子笼做在自己后房的墙壁上,再通过后房的窗户延伸出去,做一个鸽子出进的门,鸽子笼从规模到形式早已是不能与我之前的所做的鸽舍同日而语了。

一米宽,三米长,一米高的笼子沿着两面墙壁被四个木支架牢牢的固定在离地1米五左右的后房直角墙顶上,三面靠墙和顶,节约了不少材料。靠近直角的墙壁一面做成了一格格大约二十厘米的鸽舍,总共有二十五,也就是说可以容纳25对鸽子做窝护蛋。从窗户延伸出去的鸽舍门方有80公分宽40公分高,像一个巨大的鸽子户外活动室,一块一米五长的面板延伸到宿舍宿舍杂屋的瓦沿上,正好作为鸽子进出的跳板,由父亲参入和设计的鸽舍对鸽子的放养真正是绝了。接后,就是购买鸽子品种的事了,第一对购买的是一对’瓦飞‘洋鸽。

公鸽头顶稍平,额阔,眼环大而稍松,鼻瘤大,性情好动,好斗,到发情期,常主动追逐母鸽,颈部气囊鼓起,频频点头,发出”咕咕“的叫声,胸骨长而弯,骨盆及两耻骨间距离较窄而紧,脚胫骨粗,主翼尖端呈尖形。母鸽体形优美,头顶稍圆,眼环紧贴,鼻瘤小,胸骨短而直,耻骨间距离宽而有弹性,脚胫骨较细,主翼尖端呈钝圆状。由于父亲的投入,紧接着,购买了几对’雨点,红降,油黑,‘等信鸽。再后来又接二连三又继续购买了一些观赏鸽,什么’白鸽子,乌云盖雪,凤头‘等,鸽子最多时达到四十多只,此时鸽食就变得十分重要了,一鸽一天一两粮,五谷杂粮,剩饭、菜仔等鸽子都吃,另外还得专门配置’保健沙土‘,即用一定比例的陈石飞、食盐、沙子、黄土、墨鱼骨头和鸡蛋壳打碎混和在一起供给鸽子食用,窗台上还专摆上一个大盆装水给鸽子洗澡清洁之用。

当鸽子被喂熟悉后,每天一扯开打板,一大群呼呼啦啦的争先恐后冲出鸽笼,翅膀拍得啪啪只响,然后飞向天空。看着鸽群在空中盘旋,忽高忽低,分开合拢,徒然收拢翅膀一头栽下屋顶,那种自由自在翱翔在天空画出一道优美的曲线,展现出无限青春活力的景象感染了我,仿佛如同鸽子一般的醉了?

鸽子由生到熟能自己归巢却还有一定的饲养技巧。一般关、养、放要视鸽而定,有一个月,几个月,甚至一年几年都喂不家的鸽子,

越好的鸽子越难养熟,一不小心它就会一去不复返。我的经验是让鸽子配对成功,用鸽子的爱情栓住它们的心,一段时间后,首先放飞公鸽,母鸽子绑十皮主翼(主雕)让其飞不起来,这样,公鸽恋母鸽子就会产生归巢感,公鸽反复归巢后再放飞母鸽子,这种方法成功率比较高。

随着饲养鸽子的熟悉,我对鸽子的选择、配对、预防疾病和灭鼠杀虫,包括鸽笼、巢房、巢盆、饲槽、饮水器、保健砂杯和栖架等都有了进一步了解。比如,选择信鸽时,需要注意下面几项:

1、体型:

择任何品种的流线体型鸽是首要选择。从整体形态来讲,长宽厚,即身长、背宽和胸厚。

2、眼睛:面砂、瞳孔、眼志、内线扣好的血统鸽,于育种竞翔都有利。

3、肌肉:大胸肌显得丰满和强壮,有一种坚定自若的感觉。经过训练和比赛后的赛鸽,它的脂肪全部消失,大胸肌从软性变成具有弹性的感觉,当鸽握在手中展开时,双翼产生一种柔和且富有弹性的感觉。

4、羽毛:羽毛绵绒度好,羽毛光滑,色泽光亮,羽支细如丝,紧密排列成扁而薄的弹性羽毛,紧贴全身,握在手中有一种滑脱手的感觉。

5、综合外观:有强壮的体态及聪慧、冷静、自信的神态。要给人一种平衡的感觉,两只脚不宜太长、太直,也不要显得太短。雄鸽要有一种落落大方的雄相外表;雌鸽有一种端庄秀气的雌相外表。对主人有亲和感,对陌生人抱有高度警惕性。如此这般,俨然我也成为一个养鸽的’行家里手‘了。

尔后,我又训练用吹口哨的方式投食召唤鸽子按时归巢,几声有序的口哨声便能让其它们全部回窝。与此同时,我还挑选那些优秀的信鸽去放飞,几公里,几十公里、几百公里的训练,近距离的放飞基本都能够飞回来,远距离的就会丢失一些。放鸽比赛主要是’信鸽协会‘组织,一般是沿铁路线几站几十站距离放飞,信鸽从乳鸽起就会在其脚上套一个脚环,脚圈是铝皮做成,上面标有年月,数码,以此为依据。记得我养的鸽子中能放飞最远归巢的是四百公里的一只’瓦灰‘雄鸽。

虽然,鸽子一般遵守的是”一夫一妻“制,但也不排除雄鸽有’小三‘的做法,它们交配后不久就会有蛋宝宝,鸽蛋一般孵二十四天,四天之内在灯光下查看是否有血丝丝?如果没有,就是无受精卵,因此可以不要。鸽蛋破壳后就是一只金黄毛茸茸的小肉鸽,雌雄用一种流汁式的食物轮流喂养小乳鸽,半月后改为颗粒状食物哺乳,一个月后小乳鸽便可自行吃了,模样也与其父母一般。乳鸽50——60日龄开始换第一根主翼羽,隔15——20d换1根翼毛,此时鸽已更换9——10根主翼羽。

养鸽子在乎于一种精神寄托,还在乎于一种观赏,更在乎于一种境界。能把养鸽子当成一种境界的便是所谓做’鸽哨‘了,鸽哨又名鸽铃,属于一种民间风物,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全国有不少地方都能制作鸽哨,制造鸽哨的主要材料有苇、竹、葫芦等,长沙地区主要是用乒乓球壳和废胶片。乒乓球壳和废胶片用来做哨肚,然后再用竹子做成一个圆形状的盖子,上面雕刻一道有角度的进风口,施些胶水胶好,并大功告成。两种’鸽哨‘的材质必须轻巧,而且下面都要有一个固定点,然后在鸽子的几跟尾羽上用针线缝好,再把鸽哨插在其中,打结系牢,无论鸽子飞翔回旋还是仰钻俯冲都不会脱落。一般选择强状的雄鸽担任。

鸽子围绕宿舍上空一再盘旋,这时最能体现哨子的作用。鸽群盘旋回转,哨口受风角度不一,哨音也强弱轻重有别,尤其是鸽群向左向右轮番回旋的时候,声响的变化更为明显、悦耳。鸽群偶尔自高而降,一落千丈,会突然哨声齐喑,倏乎哨音又复,停顿处令人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为此,小伙伴和鸽友们常常在一起议论、观看、感受鸽哨蓝天带来的那种享受。

世事无常,幸福,少年,青春,阳光,还有鸽子都不能永恒。进入初中后,由于种种原因,慢慢的就放弃了养鸽子,家中几十羽鸽子都作了一些处理,笼子也撤了,家里后房又恢复了原样。时隔几年了,我作为知青去了农村,再后来又踏上了上班族,闲暇的时间也渐渐的少了,但这爱好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改变,其中几年,我还重抄旧业,继续喂了几年鸽子,但是,那架势和那气派与心情都比过去是都显得理性和稳重多了。

我无意鄙薄别人的人格和处事方式,也能包容别人所处的环境和想法。也许,会有人认为养鸽子是一种’玩物丧志‘的俗气,在’文化大革命‘的那个年代,你不愿意卷入是非的观念的活动里去,以简单之心来看待纷繁世事,你看到的,定是最美的风景。了解生活中的某些实情,你就会变得冷静而从容。所以,养养鸽子,未必不是一件人生的通透。论及’玩物丧志‘的俗气,争端一些毫无价值意识的话语来加以诠释论证,其实是堕入市民心态的情绪宣泄中。

物是人非事事休,一晃,又过去了几十年。一月中,至少,漫步在这落叶纷飞的范围中,不由的又是满血复活的一天,思绪中总能感触到儿时水絮塘宿舍的模样,依然看见共用厨房飘来的袅袅炊烟,仿佛还能闻到清晨重新’发火‘呛人的偶煤和柴火味。只是偶尔还能想起那高亢的鸽哨声,在我眼帘里徐徐飘荡。

2021.1.14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