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童年中的轮船

推荐人:weiqing 来源: 时间: 2021-03-16 16:46:13 阅读:

童年时,我的家住在农村,大门前面有一口长方形的水塘,很大,绕着水塘的土路走一圈,大约要七、八分钟,它有个好听的名字——“烟塘”,这个名字不知哪朝哪代何人所取,就这么一个水塘,经他妙笔生花,换了一个“烟”字,便将这普通的水塘呈现出烟霭缥渺、充满诗意的景致来了。

过去的农户家里大都很穷,吃不饱,穿不暖,根本不可能给小孩买什么玩具,女孩子平常玩的大多是跳绳,踢毽,修房(在地上画大格子,跳来跳去),做布娃娃,玩过家家……男孩子天性顽皮,一个个玩泥巴长大,农村到处都有泥土,用水搅拌(附近无水时撒泡尿也行),打成块,搓成条,捶成片,然后搭建小房子;有了住的,还要有人,于是,用泥捏男人、女人、大人、小孩;光有人还不热闹,那就再捏些猫、狗、鸡、兔小动物。记忆中,玩泥巴我们最喜欢的要算“打泥炮”,大家围成一圈,挨个杈开双腿站立,摆出比赛架势,一个个将泥巴做成方形或圆形,中间挖空,放在手掌上,翻手使劲向地上砸去,就会听到“砰”的一声炸响,这时,大家便快乐地跳起来,欢呼一阵,谁的炮最响,谁就赢。

那时农家的小孩玩具不多,只有些简单的东西,还全都靠自己或大人帮着动手做,什么弹弓,铁环,唧水筒,木头手枪之类。而我,因那时家境尚可,却有两件农村根本见不到的稀罕宝贝,是母亲在长沙城里给我买的,一件是充气小象,用橡胶皮制的,看上去平平常常的像灰色的厚纸板,但从后腿的气嘴往里吹气,小象肚子就渐渐鼓起来,长长的鼻子也向上卷,两只大耳朵搭拉着,四只脚稳稳地站在地上,一个神气活现的小象就立在面前。还有一件,那就更精彩,是一艘铁皮制作的小轮船,船体漆着黑色,船舱为红色,不仅样子和真的轮船相似,而且航行原理也很科学,它的船舱里有一扁圆形的小锅炉,两根水管,一根进水,一根出水,一个小盘子盛上菜油,浸一灯芯作为小锅炉的火源,点上火,火苗将锅炉里的水烧得滚烫,热水伴着蒸汽由排水管喷出,依靠反用力推动小轮船前进,喷出的水汽还会发出“啵啵,啵啵”的声音,那点燃的菜油灯,总要冒出一缕缕黑烟由烟囱排出,尾部还有舵,扳直就向前直行,左右扳舵就左右转圈。我常常将小轮船放在盛满水的洗澡大木盆里,蹲在盆边,看着这艘无人驾驶的小轮船游来游去,它的烟囱冒着烟,船尾“啵啵,啵啵”地响,好玩极了,直到母亲喊我吃饭,还舍不得走。

在童年的记忆里,我很喜欢这艘玩具小轮船,然而,最真喜欢的还是我坐大轮船的感觉。

解放前的湘潭县交通不发达,从我家到湘谭城里只有湘江水路可通,从易俗河铁牛码头上船,再到湘潭城里十五总客运码头上岸,途中差不多要一个多小时。一年中,总有两三次母亲带着我去,主要为了置办过年、过节的南货(副食品)、糕点,还有农村买不到的生活用品。

每当母亲告诉我第二天要带我坐轮船的时候,我就高兴得晚上睡不着觉,总盼望早点到来。清晨,吃完早饭,我们就出发,走路大约一小时,来到铁牛码头,远远地看到了停靠在岸边的大轮船,心里更加激动,大轮船仿佛就是我心中的另一个奇特而有趣的世界。从颤颤悠悠的竹跳板上了船,只见舱内两边摆放着长条木椅,旅客一个挨一个的坐着,人不很多,母亲找个位子坐下,我好奇地打量周围的人,有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也有土布长衫的老先生,还有包着头巾的妇女,小孩子只有两个,一个还抱在怀里……

“嘟——嘟——”震耳的汽笛声响了,轮船缓缓离岸,船尾螺旋桨快速地搅动着,拍打出浪花和声响。

船开出不久,舱门口进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左臂挎着竹篮,这个篮子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它不同于普通竹篮,出奇的大,比我们常用的菜篮要大两倍,还深得多,上面盖着一张有点脏的白毛巾,男子一边掀开毛巾,一边吆喝:“槟榔,橄榄,葡萄干嘞!兰花干子(湖南特色豆制品)下酒蛮好恰哒(很好吃)!”我看着满篮子的各种零食,使劲拉扯母亲的衣袖,小声说:“姆妈,我要葡萄干和糖粒子(水果糖)。”母亲点下头,招呼着那男子:“你过来一下,让我看看。”男子赶紧上前几步:“太太,你只管挑,只管选。”我盯着那精美小盒子装的葡萄干,还有彩纸包裹着的成卷水果糖,指了指,母亲便帮我买了。这时,对面穿土布长衫的老先生向男子招手:“伙计,来二两谷酒(以稻谷为原料生产的酒),一碟兰花干。”“要得,来哒。”男子应声转过身去,像变魔术般从篮内端出一小碟兰花干,又变出一个玻璃杯,从篮边抽出一瓶酒,熟练地倒入杯内,一起送到长衫面前。长衫付过钱,便将小碟放置椅旁,右手端杯,左手拈起一块兰花干,啜口酒,眯缝着眼,再咬一小块兰花干,慢悠悠地吃喝起来……

这时,忽然窗外传来惊叫声:“快来看咯,快来看,江猪,江猪!”我一听,感到奇怪,江里怎么还会有猪?便急匆匆拉着母亲往舱外走,只见船舷旁已经站了一些人,指指点点地向远处眺望,白茫茫的江面上露出个灰黑的半圆的东西,正一拱一拱地向前游动,一会儿露出来,一会儿又潜下去。母亲看了一阵,认真地对我说:“那就是江猪,平时看不到的,很不容易遇见,要是小木船碰上了,会被它拱翻的。”旁边穿西装的探过头来搭话:“这种江猪我见过,学名叫江豚,是稀有物种,以前只晓得长江里头有,没想到湘江也有。”“叔叔,江猪长什么样子,跟猪一样吗?”我好奇地问。西装友善地摸着我的头,微笑说:“江猪啊,长得黑不溜秋的,背脊有点宽,小眼睛,有点象农家饲养的”乌猪“,不过没有长嘴巴和四条腿。”“农家的乌猪怎么会变成江猪的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本来就是这样吧,将来你长大了,读书比我好,就会明白的。”

船开远了,江猪不见了,回到船舱坐下,长衫没出去,依旧慢条斯理地独自啜着酒,仿佛什么也未发生过。或许是高兴了,右手放下杯子,挪到膝盖上,轻轻地打着节拍,晃着脑袋哼起几句京剧来:“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我无心听老先生哼哼唧唧的京戏,脑子里仍然闪动着江猪的影子,总也放不下,忍不住问:“姆妈,江猪为什么跑到江里去游?”母亲说:“你没听人讲过吧,那是江猪在追自己的女儿呢。”“江猪还有女儿吗,在哪里?”母亲看我挺感兴趣,便给我讲起江猪的故事来。

好久好久以前,江边有一户渔民,家里只有父女两人,女儿年幼时,母亲得病死了,留下父女俩相依为命。有一年,发生了特别大的旱灾,江水干枯,渔夫打不到鱼,无以为生,只好将八岁的女儿卖给城里有钱的人家做丫环,自己跑到外面去逃荒。后来,他在城里帮工,慢慢学会了做生意,还发了大财。十年后,渔夫回到老家置田买地,建屋造房,花天酒地的只顾享受,把自己的女儿忘得一干二净。一天夜晚,他来到城里一家妓院,听说来了一位“新人”,芳龄十八,貌美如花,于是,他不惜重金把这位美貌的少女买回家作老婆。结婚当晚,渔夫挑开新娘的盖头一看,很像他当年的妻子,而且,头上戴着的发夹,还是他女儿生日时给买的,便疑惑地问起她的身世,少女的回答让他惊呆了,原来面前的竟是多年未见的亲生闺女!顿时感觉到如五雷轰顶,羞愧万分,女儿得知真象后,泪流满面,无地自容,拔腿便跑,跑到江边,纵身一跳,投江自尽,变成一条小白鱼,藏进水底。渔夫随即紧追出来,还是晚了一步,女儿已跳江了,他悔恨交加,痛哭流涕,跌跌撞撞地一头栽进江里,结果变成了江猪,它一刻不停地追,在水中一拱一拱,有时刚跃出水面,便又很快潜入水底,就像做了害羞的事怕见人一样。

母亲讲到这里停住了,听完故事我心里很不舒服,像压了块石头,天下怎么竟有这样的父亲呢!渔夫变成江猪后,能追上自己的女儿吗?要是追上了会怎么样?江猪会改过吗?会吧,一定会的。但是,这一切都晚了,它们再也变不回以前的渔夫和女儿了……

“嘟嘟——嘟嘟——”轮船的汽笛响起,船开得很慢,渐渐向码头靠拢,岸上的房屋越来越清晰,湘潭城就要到了。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