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美文欣赏 > 经典美文 >

我真的是太浅薄了

推荐人:美文 来源: 迅雷美文网 时间: 2021-09-04 10:10:52 阅读:
我真的是太浅薄了

      我的朋友诗不见了。
      我找了她整整三个月。
      最近我的另一个朋友告诉我有家酒吧的酒保会占卜术,兴许能帮我找回那个女人。原来我是不屑于理会这些东西的,但眼下也找不到其他办法,于是我不得不打扮成一个空虚无聊找乐子的女人钻进了那家酒吧。
      灯光是令人晕眩的昏暗,音乐更是嘈杂刺耳,那群喧闹疯狂却又比谁都寂寞空虚的男女,我实在不愿多看一眼。
      然而柜台却是亮的。像是一种灰色调的炫亮,在这个令我无比唾弃的摇晃的世界里,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亮光,尽管在旁人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于是我似乎被吸引住了,迈开步子往那边走去,往那柜台内的人影走去了。
      他有一双深邃的灰色瞳仁。我想若是忽略掉他脸上惨淡的妆容,也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密西西里地区的帅小伙,直觉告诉我他不应该在这里工作。他这时问我要什么,却没有抬头看我,似乎与我很熟或是知道我目的的样子。
      我点了一杯蓝色妖姬。我看着他调酒,手艺很不错。当他把酒放在我面前的时候,就像是刚看完一场艺术表演。
      “尝尝吧,小姐。”
      他微笑着看着我喝下那杯酒。我盯着他的脸瞧,他的唇边总是勾起那抹深不可测的笑意。
      我歪着脑袋看着他,问他是否愿意回答一个问题,他微笑着默许。于是我很俗气地问他为什么做这行。他继续微笑着又调了一杯鸡尾酒,并在杯口缀了樱桃。我喜欢樱桃,但我认为樱桃一定不喜欢酒。因为樱桃总是青涩而且骄傲的,而酒却混杂着一切,包含太多令我不满的东西。他请我喝下去。令人奇怪的是,樱桃还是樱桃,而且愈发红得鲜艳,青涩却融进酒里,化成了香醇,我试图寻找它的骄傲,却发现酒已经喝干了。
      我想我是否太浅薄了。
      我自认为不应当在他面前卖弄我那拙劣的搭话伎俩,我想他应该是知道我的来意的。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我点了点头。
      他说有一个挺聪明的小男孩,他的父亲希望他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诗人,每天都严格指导他。后来他终于参加了一个写诗大赛,在他第一个完成一首堪称完美的诗的时候他疯了,不顾一切逃离现场,最后被飞速驶来的大车撞死,死在了他父亲的脚下。
      悲剧,我沉默了。但不意味着我放弃了。同样的悲剧不可能发生在毫不相干的人身上,更何况我没有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他的瞳孔深处闪烁着与他的柜台一样的光亮。我看见那光亮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召唤,我竟从未见过人的眼睛可以这样深邃。我听见了耳边传来悠远的呼啸声,是诗吗?还是我自己呢?于是我又看见了一片黄色的土地。
      不,这不可能!
      我的车艰难地爬上了黄土高原。我看见了那行沉淀着古老文明的窑洞,它们蜡黄的脸上沉淀着原始的风霜的表情。然后我看见诗从这个表情里走了出来。
      我真的不想问她为什么,我像要绑架她一样,把她往车里拉。她拼命反抗着,并大声喊叫起来,从窑洞里跑出个男人,将她从我手里拉了回去。
      那是一个壮实的汉子,长相平庸,还有些呆滞。
      他那样看着我,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看着游客。
      这时诗转身回窑洞,抱出个婴儿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才离开了三个月就有了婴儿?为什么向来高贵矜持的她会突然发神经跑来这个地方?为什么我要来找她?
      我不再看她一眼,一个人开车下了黄土高原。
      天黑的时候天空变成了黛青色,下面就是山,似乎要逼近黑暗的影子。
      我迷迷糊糊地看见了酒保的眼睛,我找不到任何光亮。
      我真的是太浅薄了。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