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美文欣赏 > 情感美文 >

雪人

推荐人:美文 来源: 迅雷美文网 时间: 2021-11-12 17:59:07 阅读:
雪人

 2021年北京市第一场雪,我还在南方地区,第二场雪,恰好碰到了。一清早就往北京天坛跑,害怕再和它擦肩而过。现如今的北京市,一冬季难能可贵见雪。还记得作家昌耀读过一句诗:沒有雪的冬季难道不是冬之膺品!因此,才分外爱惜。

 
是个周一。北京故宫,歇息;北京颐和园很远;皇家园林里,北京天坛最好是。有红墙碧瓦,也有祈年殿浅蓝色的园顶,烘托着飘飘洒洒的冰雪,是一幅冬日绝佳的绘画。
 
一进东门外很近,就看见草地上一对母女俩在打雪仗。雪娃娃早已堆起比小女孩都高了,红萝卜插的鼻部,桔子安的双眼,iPhone做的鼓嘟嘟嘟嘟的红嘴巴,头顶顶着麦当劳盛炸鸡柳的大圆桶小盒子制成的遮阳帽,搞笑的小丑男样,立在雪里望着小女孩,也望着仍在上空飘舞的小雪花,怪异自身如何一瞬间就魔术师般变为这样子了。
 
小女孩也就三岁多的模样,肉乎乎的,衣着鲜红色的羽绒衣,小皮球一样,和雪娃娃交相辉映得白红颜色分外艳丽。不清楚她在和雪娃娃说着什么话,母亲走以往,和她一起往雪娃娃的身上添着小雪花,仿佛想让雪娃娃看起来再胖一些才好。我猜测,这应该是这一白白胖胖的漂亮女孩的念头,小朋友的念头总是会异于成年人,并且格外讨人喜欢有意思。
 
现如今,北京市少雪,这般大的雪娃娃,在北京天坛罕见。之前在北京天坛看到那样大的雪娃娃,或是二三十年前的事。那一次,在北京天坛转了一圈以后,见到一个大雪人早已溶化,只剩余脑壳,身体塌陷成一摊很脏的污泥。天太暖了。
 
还记得俄罗斯作家普利什文读过那样的语句:“小雪花好像是以星辰上飘下来的,他们落在地面上,也像星辰一般闪动。”他还说,“麻雀鸟落在雪天上边,一会儿又飞起来的情况下,它的的身上便也漂落一大堆星辰来。”现如今,室内空气治理拥有成果,才见获得漫天飞舞的小雪花真真正正晶莹透亮的乳白色,还可以如星辰般闪动。
 
在长廓边的楼梯上,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穿一身雪白如雪的汉服男,她拿着手机上蹲在那里,不知道在给什么拍照。我走以往探身一看,阶梯上摆着三个雪娃娃,雪娃娃仅有耳光大,大约是全部北京天坛里最少的雪娃娃了。用草棍做拐棍,插在雪娃娃的的身上;用落在地面上变枯的松子做的双眼和衣服上的扣子,大约没找到适合的物品做嘴唇,女孩用全身带的淡黄色塑胶密封胶条,弯折了一下,制成了笑容的嘴唇。画龙点晴般让这三个迷你的小雪人一下子活了起來,那麼讨人喜欢。
 
最有趣的是,三个小雪人的边上,放着一个橡胶的公仔,衣着黄,粉,蓝三色的汉服男,曳地的长连衣裙,云鬓长头发,还扎着长角般2个粉红色的长鬏,憨态,十分讨人喜欢。公仔比小雪人还小,并列在一起,有一种配搭的实际效果,好像在演一台童话剧。三个小雪人和公仔比起來马上成长为巨人般,仿佛在仰身蜂拥而至地和公仔发言,他们已经在打听尘世间的事儿,也或许在向小女孩表达爱意呢。
 
女孩照完相,要取回来公仔,我跟她说:请放到那里,让我就照张相!
 
在南门内坛墙前,沿墙一溜儿冰雪,为白色的墙嵌入一圈惹眼的银边,让这一溜儿灰墙光亮了起來。远远地看到,一个大个子的女孩,揣手立在那边,看见蹲在墙角雪天上的一个小伙儿打雪仗。女孩不动手能力,也不露声色,小伙儿一个人玩,谁也不吭声,颇有一种间离效果。或是,是在各想心思;或是,是互相拥有心有灵犀,雪娃娃的身上一直落有女孩的眼光。
 
靠近一看,并不是在打雪仗,说在捏雪娃娃,很有可能更合理些。并且,捏出去的也不是雪娃娃,是一条趴到雪天上的小狗狗。小伙儿很有耐心,手中内心把绵软的小雪花捏紧捏实,揉成冰霜状的雪块,随后一块块地贴好,小狗狗便拥有条理清楚的边角,展示出一块块全身肌肉,人体骨骼。他已经做小狗狗的头顶部,耳朵里面早已出来,长嘴唇和凸双眼在逐渐显现出来,前腿蹲,后脚趴,小尾巴竟然那麼长。也许,他就需要那样浮夸的实际效果。
 
他头都不抬,不要看周边,也不要看女孩,就是这样全神贯注静静地捏着他的小狗狗。小雪花不了地飘散在小狗狗的的身上,像长出了一层绒乎乎的小毛毛。小雪花也不了地飘散在小伙儿和女孩的的身上。我内心暗想,假如小伙儿就那么一直捏着,女孩就那么一直站着,他们自己也会变为雪娃娃呢。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