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耽美文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流年,许自己一段时光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6-15 12:51:00 阅读:
  流逝的时光中,总有人悄悄走散。不必惊慌,无需埋怨,因为,总有一条往生的河流,会将那些尘封经年的故事,悄悄地合拢,某天,你会惊讶,原来,还会遇见。

  然后,在某个黄昏,许了自己一段时光。雪小婵说;与自己私奔吧,去到一个没有时间没有地点没有情节的旷野上,享受少有的艳烈时光,连一杯茶都嫌多余。就这样了,把时光提练得纯粹的不能再纯粹了,然后,共老。

  那日,初夏,不必太炙热。许了自己一个黄昏后。

  轻装,穿过繁华热闹的夜市,排队的食客,嬉闹的情侣,与我,匆匆擦肩。我只是个过客,此时。我要穿过这浮华场所,寻求一个安静的角落。

  一条长长的油板路,望不到头,和女友走到一栋郊外的别墅。我更喜欢叫它庄园。庄园的石板路两侧,有薰衣草紫色的花束,不是普罗旺斯,也有浪漫之处。尽管紫色的薰衣草长势稀薄,与我,还是喜欢。不常见的花花草草,总能让人露着惊喜的表情。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在摆弄一袋袋馒头,贩卖他的鱼食。不高的白色桥栏边站着几个红男女绿,随着白色馒头碎削的纷落,他们在捕望锦鲤的争夺。别墅出口处下落的车档杆将贫富划分成两个世界。听闻,奢华的别墅,仅有几个人居住。很多时候,房子只是一种摆设。对于那些富人来说,不过是他们闲暇时的休息窝。白色的梯形楼口处,看不到有人经过。也有世人不理解的孤单在这里包裹。或许,这豪宅曾演绎浪漫的紫色故事,只是我们不晓得。

  继续前行。如果时间允许,人生每一站都会有惊喜。

  终于,发现了一个神仙居住的小屋,我这样叫它,是因为它在半山腰孤零零的矗立,久不梳理的茅草屋顶,脱落了的红色砖块,不见一扇轩窗,以及周围的野草,屋前泛绿的老树,遮挡住屋子的大半部光亮,还有那从下往山坡望上去,光秃秃的黄土,让它愈发神秘。它让我想起了一对逃离城市的眷侣,踏着她们的爱情天梯,是否也是在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环境里生存。无悔呢?

  再往前,是郊外的一片果园。长势茂盛,算盘珠大的桃子,和叶子藏着猫猫,考验我的眼神好不好。也有不带绒毛的李子,等着吊死好吃的贪嘴之人。犹记得白发的婆婆嘴边常说的那句;桃饱杏伤人,李子树吊死人。赞美李子的诱人,好吃。梅雨季节,勿贪多。只是不知,这果子成熟之日,是否还有故人归来,把酒话桑麻的情趣共忆呢?那时,不与光阴说禅,不与市井攀比奢华,只与你一段时光,慢下脚步,看这浅夏,给心灵一个清水的家。

  离小屋不远处有一群如花的女子,在这远离人烟的地方,偷采玫瑰的花瓣。这是一片山野玫瑰的居住,我小心地越过野藤的绊裹,不陌生的女子与我打着招呼,好似旧时友。犹如久居他乡的人,听到乡音时的亲密。也许,只有远离尘世的喧闹争夺,才会放下戒备之心。我感谢这山野的淳朴,让人回归了最初。手工缝制的粉色布袋弄出花香,沾了衣袖无数。她们说,用花瓣浴沭,让贵妃羡慕!咱只摘了两片,别衣襟,闻了一路。赏花只需三两只,多了,无味。

  行人渐稀,好个僻静的去处。于是放慢了脚步,一直形色匆匆的赶着生活的路。

  此时,

  许自己一段慢的时光吧,可以静静的听蛙鸣轻唱,感受这夏日的清浅时光。

  此时;

  许自己一段时光,允许住着一些小小的忧伤,只是,不要太长。

  此时;

  许自己一段时光,想着那些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只是,别太沉溺彷徨。

  此时;

  许自己一段时光,还原一个最初的模样,看看那年的青春是否还是慌张。

  此时;

  许自己一段时光,在故乡的青石瓦上寻觅野草的生长。

  此时

  许自己一段时光,在黄昏看夕阳唱晚。

  有人说,岁月如棋局局新,人生似纸张张薄!

  何不,许自己一段时光,慢慢瞧。细细赏。

  作者:飘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