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揽胜何须千里外        株洲雪峰岭公园,名中有雪,实无雪,因为它并不高,海拔仅仅100米,决不能将它想像为终年银装素裹的样子。尽管没有皑皑白雪,但有茫茫绿林,实是双休日赏景...

  • 每一天

    2020-07-28

           那一天,会深藏在记忆里面,八月桂花飘香,幸福的风吹过窗前,阴历七月初五天格外的蓝。女儿出生来到了人间,妻子露出了笑脸,男人的我深知责任在肩,父母呼喊着‘’大孙女,大孙女‘’全家人的心里很甜。 长通小学的童年,女儿上学快乐每一天。 我和妻子奋斗着:二马路上批发过雪糕, 电台街上摆过馒头小摊儿,临时租住在桃源路小楼的后面,穿着兰色的裤子黄笑毕的上衣,不分昼夜一忙就是七八年,看着女儿梳着短发迎风跑着的笑脸,阳光格外的灿烂。.一天一天又一天,一年一年又一年。 那一天是触碰心底...

  • ...

  •     株洲新苗公园去年10月开园,公园内没有什么令人难以忘怀的特别精致的景点,也没有什么具有历史意义的典故出处,更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凭吊让人睹物思情的遗迹,但它将人工与自然巧妙地溶合在一起,在回归山林、回归田园、回归碧水的同时,润物无声地让人心绪放松,不着痕迹地让人领略了静谧、婉转和安宁。能做到这个水平,从设计到施工,都称得上是精益求精。   新苗公园有三个功能区:山林康养区、滨水休闲区、娱乐科普区,曲折回环,环环相扣。   公园名碑的右边有一座背面由乱石叠垒为高壁的小山塘,颇显雅致。我沿着小...

  • 杉山赏荷

    2020-07-17

          驱车15公里,来到了杉山著名的荷花基地。嘿,人还真不少!马路边停满了各种牌号不一的车辆,路上田间游荡着着装各异的男女老少。呵呵,他们都是来赏荷的。        放目一望,呀,好大的荷花池!面积数千平米,中间一条田间小公路直通河边。两边是赏心悦目的荷塘。只见满目绿色上开满了千朵万朵大大小小的荷花。红色的、白色的、粉红色的、白里透红的、红中带点绿的、各色各样,各姿各态,美不胜收!爱美,不分富贵贫贱;赏荷,自古以来就备受文客、画家喜爱。荷花又名莲花,有水芙蓉等三十多种别称,这在众多鲜花中是独...

  •  仲夏,万物复苏。我走在株洲石子湖公园的湖心岛上。        湖心岛是石子湖公园的精华所,岛不大,石子舖路,绿树成荫。石子路七弯八拐,路面的石子排列成一个个的圆形,圆形里面不知是什么图案,也不知表达的是禅意还是道意?我一边感受着天然的湖光美色,一边慢慢悠悠在小路上散步,一边看湖边游动的毛毛鱼,运气好还能看见鱼儿跃跳。湖畔的柳树抽出了长长的嫩枝,轻抚在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随风摇曳,一圈圈涟漪能让人玩味半晌。湖水的微微动荡,逗引得我的心脏也泛起涟漪。 无风时的水面平静得像镜子,镶嵌在小岛的四周...

  •     刘思铭的母亲余欢出生在一个名门望族家庭。外公从小在偏僻落后的农村长大。由于人气羸弱,家人常受他人欺负,外公忍气吞声,发誓要让家庭翻身。全家人挨饿受冻,勤耕细作,省吃俭用,供他读书,苦读私塾后,考入公立中学,大学毕业后,又独闯南洋。回国开办纺织工厂,成为大企业家。妈妈余欢在外公的严苛调教和管束下成才,国外留学,回国与大学同学刘鹤鹏结为伉俪,一起受聘于国内名牌大学教授。 余欢继承了思铭外祖父争强好胜的性格,在培养儿子的态度上要求很高,近乎苛刻。她认为:有些家族打破不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她决心...

  •       湖上春来似画图 ——游栗雨休闲谷        前几天的下午去了栗雨休闲谷,在公交车上遇到倾盆大雨,幸好只下了七分钟,等我下车时,又是艳阳高照。 栗雨休闲谷是株洲三大水面公园之一(另外两个是石子湖公园和万丰湖公园),它的建设据说贯彻了“两型理念”。但对于作为游客的我来说,不在乎什么理念,只关心实际效果是否入得我的法眼,是否能舒缓我的疲倦安抚我的情绪,给我带来愉悦和欢乐。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现代人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之余,总想远离喧嚣纵情山水回归自然。栗雨休闲谷显然满足了...

  •        成长的旅途,越长大越孤单。在成长中,收获的同时,也不经意间丢失了很多。儿时,一支五毛钱的棒棒糖,也会越嚼越甜,得到心理的满足;如今,和朋友吃着山珍海味,聊着吹不完的牛皮,却也不明白糖的味道,总在不经意间透着淡淡的苦涩,不知何时,在成长中多了许多烦恼,也不知何时,明白了许多责任,这也许就是成长。       曾几何时,掏心掏肺的朋友,现在也不免变得那么宁静,有时真的不知道是他变了,还是自己变了,朋友二字,也不觉间在这宁静中渐渐疏远,值得珍惜的朋友越来越少,也在不经意间学会了表面兄弟,朋友...

  • ...

总:25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