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施工案(新施公案中白扬干嘛隐瞒身份?)

来源:星辰影院人气:433更新:2023-05-16 19:25:45

新施公案白杨是什么身份
剧情是岭南赵家赵擎天 真名:赵锦焘
新施公案电视剧情
http://www.tvmao.com/drama/LmcqLx0=/episode/0
送你个网址慢慢看
新施公案 范明 下载
快播应该可以吧

《新施公案》第一集和第七集中,师爷白杨为什么知道十三皇子和太后长什么样?而且施世伦还要问他而不起疑
施世纶从第一次见到白杨就对他起疑了。白杨开始并不知道十三皇子的样子。太后,好像有一集里提到白杨是以前见到过,忘了哪一集了,仔细看看就有答案了。
新施公案龙凤错结局是什么?
新施公案剧情介绍

  臧宝是镇国公隆奇的三子,他横行乡里,因口角冲突杀死王贵和被泰州知府施仕纶进行审问,臧宝被判终生监禁并罚去做工,但刘氏要求臧宝偿命,施仕纶要让臧宝知道他犯的罪过,还让人打他五十大板后立马服刑。施仕纶认出容安大人后见到了皇上,柳青衣出手还和容安打斗起来,她是施仕纶的义妹。

  皇上调任施仕纶任扬州知府,他被称为江南第一清官,主要是他在泰州的政绩斐然。岭南赵家的案卷让施仕纶有些担忧,赵家长子赵擎天幸存,大火将赵家案卷烧毁,这成了他在泰州任的遗憾。施仕纶带着柳青衣赶往扬州,他们被人盯上。柳青衣是镖局世家出身,刀剑功夫都不错,她和施仕纶入住八方客栈。

  白杨在去扬州任师父的途中被人危害,他死前将上任的书信交给树林中的路人。施仕纶在喝酒时听到镇外林子有人被杀,结果喝多后胡言乱语一番,他的身份还被识破。施仕纶醒来后看到一片糟糕,扬州捕头带人去迎接他,施仕纶并没惊慌,他洗脸后十分镇定地去上任,他喝的酒当天被人调换。施仕纶到后发现他的官服被挂在上面,他向杜康询问时看到那封书信,施仕纶见到假冒的白杨,他将他留下来住下。

  悦来客栈出现凶案,杜捕头在行凶时被人揭下蒙面,他们要行刺之人正是十三皇子,十三皇子在混乱中捡到了杜捕头的腰牌,他逃走后晕倒在慈云寺门口。上平县令派人将人上平案件汇报给施仕纶,施仕纶让柳青衣去上平了解案情,她已让人在客栈中画了人像,捕头杜康随她前往。

  十三皇子由于大脑受伤而失忆,他醒来后不记得自己的身份。施仕纶估计十三皇子在大火中受伤,他猜想他可能会躲藏起来,施仕纶让柳青衣带着假白杨去上平查寻十三皇子下落。十三皇子在慈云寺醒来后胃口大增,他实在是太饿了,想起以前的事情就头痛,他知道自己排行十三。

  鳌拜的儿子德南清楚清楚自己身体,他想先取胤祥性命。皇上命人查询胤祥下落,施仕纶见到了白杨的尸首,还听了杵作的验尸报告。慈云寺只有了尘和尚一人,他想收十三当徒弟。胤祥从恶梦中惊醒,他时常想起扬州捕快追杀之事。

  杜捕头的提议让施仕纶想起八方客栈的千里香酒,官府衙差押谢五着犯法的婉心来到慈云寺,了尘答应做法事,可师傅没教过他如何来做,在胤祥的帮忙下了尘和他一起为婉心做法事,她被发配到宁古塔。皇上得知施仕纶奏折之事,当晚只有阿图一人当值,他命人如实告诉施仕纶。婉心身上的枷锁被取下,她要被非礼时胤祥上前帮忙,原安县县令公子承认他收了她表哥的银子,了尘出手相救时用力太大将他打死,胤祥看出他会功夫。

  婉心让胤祥和了尘快走,谢五叫来了衙差将他们拿下。施仕纶带人在林中勘察,他命人将尸源都带走。原安县县令知道儿子死后十分生气,他要判婉心死刑时被师爷提醒,婉心被发配到宁古塔终生服刑。了尘承认是他推倒了大海,县令将两人押入大牢。施仕纶来到八方客栈后得知两个伙计不见了,查过酒后只有二锅头和黄酒,他知道那酒是千里香。德南派飞鹰和飞虎两人去查找胤祥消息,他还想亲自过去。施仕纶让人查英格的详细资料,皇上听后同意了。

  施仕纶命杜康封锁林子并搜查线索,他知道千里香的贡酒出在清河县的太原酒庄酿制,还打听到这些酒会孝敬给丐帮一些。了尘和尚和胤祥被县令关押在大牢中,柞作将那些尸骨验过一样后发现伤口和屠宰牲口有些雷同,杜康查后发现两个屠夫失踪了,施仕纶命人将将林子命案之事以查无结果为由传扬出去。了尘在监狱中听到了衙差的议论,柳青衣在结账时听到有人说起叫十三的孩子,听完后她去了原安县衙。

  原安县毛县令见到青衣后十分惶恐,假白杨说起施海生的小名是十三,青衣将情况说出来,毛县令和师爷悄悄议论,他们看到知道抓获之人正是画像之人。牢头给了尘和胤祥送去断头饭,他们伺机逃走后去了留香阁救婉心。青衣到监狱后发现人不见了,她急忙带人追赶。丐帮扬州分舵主张雷同意和施仕纶见面,施仕纶打算亲自去拜访他,见面后施仕纶向张雷问起千里香之事,张雷答应给他一个交待。柳青衣对毛县令进行指责,师爷还说十三涉及命案。

  柳青衣带着假方杨来到慈云寺,他们从胤祥的袜子上断定他就是十三皇子,胤祥和了尘夜晚来到慈云寺附近时发现寺庙已经被官军包围,他们马上转移。青衣发现有人易容成杜康和丁忠,她命毛县令四百里加急将信件送往扬州,还担心胤祥的安危,毛县令没有按柳青衣所说的去做。

  毛县令在假捕快的威协下让人将那封信连夜四百里加急送往扬州,施仕纶看完信后向丁忠问起晚上的去向,杜康拿着驿站的公文交给施仕纶看,他看后了解了英格的情况。皇上让施仕纶放手去办胤祥之事,他要将凶手惩治依法。施仕纶看到府中信鸽往南飞,他开始怀疑起英格,还想到了鳌拜的后人。

  德南改变主意要活捉胤祥,他想起鳌拜被圈禁起来的事情,英格不怕被牵连。胤祥一路走来听到的都是施仕纶的好名声,但他不明月那些人为何要追杀自己,胤祥仍在迷惑之中,他要去扬州府询问情况。施仕纶让杜康将信送到驿站,杜康建议用信鸽时被施仕纶阻止。假扮杜康和丁忠之人正是德南派出的飞鹰和飞虎,德南正设计对付胤祥。

  皇上命人紧盯英格,还发现信鸽往南飞去。胤祥和了尘跟着酒车去了留香阁,胤祥见到婉心后要拉她离开时被人发现,老鸨命人将他们绑起来,了尘听到声音后过去将婉心和胤祥救走,德南见到他们后命人追赶过去,他要活捉胤祥。

  施仕纶看完京城中的信件后对案件进行推测,他带人埋伏在林中,还命人不断在林中走路,行凶之人曹彪和同伙被抓获。了尘带着婉心和胤祥躲入一间寺庙,婉心感觉安全了,胤祥要找施仕纶告状,婉心感觉他不像是出生在普通家庭。飞鹰和飞虎找到胤祥时被了尘和尚赶走,婉心被推倒在地上,她听到歹人叫他胤祥。

  飞鹰和飞虎没想到了尘功夫高强,他们回去后向德南汇报情况,德南准备换个方式将胤祥抢过去,他知道他会去找施仕纶。施仕纶怀疑鳌拜后人一直养在英格家中,接到宫中消息后才确认,皇上得知德南离开英格家中。施仕纶命杜康找画师多画胤祥的画像进行张贴,留香阁的老鸨被毛县令审问,柳青衣路过时过去查看,她听到小孩救人之人过去询问,问过之后才知道就是胤祥,毛金顺听完青衣的话后很惊慌。

  毛金顺被柳青衣指责,假白杨一直跟在青衣后面,柳青衣猜想胤祥有高人相助,假白杨猜想胤祥肯定去了扬州找施仕纶告状,柳青衣同意回扬州府。施仕纶从柳青衣那里了解毛金顺的为人,她将飞鹰和飞虎的情况说出来,施仕纶怀疑他们就是鳌拜的铁卫。施仕纶对曹彪进行审询,曹彪面对证据只能认罪,他只索要钱财,包袱都扔了,曹彪同伙王二死在狱中,施仕纶清楚曹彪时日不多,量刑已没有意义。

  假白杨来到白杨尸首前,府衙只能把他当无名尸处理,假白杨想等事情了结后带他的骨灰回老家侍奉老母。了尘、胤祥和婉心路过茶摊时遇上德南,飞鹰和飞虎急忙躲在树上,德南称他去江南贡院应试,胤祥要结账时发现身上的钱包不见了,这让他很着急,德南见状故意替他们付了茶钱。

  德南赢得了胤祥的同情,飞鹰和飞虎暗中跟随,婉心提出和德南一起同行去扬州,胤祥也答应下来。了尘回去时见胤祥的钱袋被放在门口,他们感觉很奇怪。柳青衣将假白杨的情况说给施仕纶,她感觉他对吴婉心的事情太过关心,施仕纶写信给家中了解白杨情况,他对他已经产生怀疑。杜康拿着证物去见施仕纶时被假白杨看到,他没将东西交给他。

  假白杨抱起那个包袱,施仕纶让他拿着公文去找原安县县令,他要重新审查吴婉心的案件。慈宁宫派人传旨给施仕纶,那是便宜行事的秘旨,施仕纶看出贴皇榜是皇上无奈之举,他清楚不能贴皇榜,假白杨提出寻找公子施海生并重金悬赏,施仕纶让他写告示张贴出去。胤祥在街上看到老奶奶可怜就想出手帮忙,他将身上的钱都交给她,她免去他的银子还让他去雇辆马车,婉心也起身帮忙。

  施仕纶收到太原酒庄的回信,丁忠也打听到青河县的消息。了尘拉车带着老婆婆上路,婉心说他们在逃难,老婆婆听完他们的话后让回头去她家,德南在路上也装作病情发作,他们去了在勇堂,进门后诺大的房子里空无一人,胤祥看出那匾额是顺治帝所写,他看出老婆婆不太喜欢皇上,老婆婆将他们领到房间里查看。萨天佑在街上被人追赶,还挨了一顿打。
新施公案中白扬干嘛隐瞒身份?
他原是岭南赵家赵擎天,因被诬陷是谋反而满门抄斩了,他正好看到真的白扬死了,于是他冒名顶替白师爷,一开始接近施公是为了复仇。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