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分集剧情(电视剧《芈月传》主要剧情是什么?)

来源:星辰影院人气:492更新:2023-05-17 14:01:44

芈月传剧情介绍
战国时期,芈月是楚威王最宠爱的小公主,但在楚威王死后生活一落千丈,母亲向氏被楚威后逐出宫,芈月和弟弟芈戎在宫中躲过了一次次灾难和危机。
芈月与楚公子黄歇青梅竹马,真心相爱,但最后还是被楚威后作为嫡公主芈姝的媵侍远嫁秦国。
芈姝当上了秦国的王后,芈月成为宠妃。原本的姐妹之情在芈月生下儿子嬴稷以后与姐姐渐渐分裂,芈姝处处防范打压芈月,而芈月因其对政治的敏感和天份得到嬴驷的欣赏。
诸子争位,嬴驷抱憾而亡。芈月和儿子被发配到遥远的燕国。不料芈姝之子秦武王嬴荡举鼎而亡,秦国陷入内乱。
芈月毅然下嫁义渠王,借义渠王之力回到秦国,平定了秦国内乱。儿子嬴稷登基为王,史称秦昭襄王。
芈月当上了史上第一个太后,史称宣太后。为了自己死后的安宁,71岁高龄的芈月下令将整个大秦的军队带到地下为自己陪葬,即秦兵马俑。
电视剧《芈月传》根据蒋胜男同名小说《芈月传》。孙俪新剧芈月传剧情围绕着一个庶出公主与三个男人之间的故事而展开,讲述了秦昭王母芈月在秦国把持朝政40年的传奇一生。
有没有芈月传54集以后剧情分集介绍
第55集
  樗里疾极力劝阻芈姝不要让芈月母子和樊长使为嬴驷殉葬。王后魏颐提议,将芈月送于他国为人质。樗里疾在朝堂上宣告了各位公子的分封,将芈月母子发配到燕国为质。芈月离开咸阳之日,樊长使在宫中上吊自尽。看到芈月流放,嬴驷去世,嬴荡刚愎自用,张仪主动离开了秦国。芈月、嬴稷一路上受到芈姝的手下官吏杜锦的百般刁难,幸好魏冉带人搭救。芈姝、冯甲查出遗诏可能藏在嬴夫人那里,直奔北郊行宫利诱逼供。幸好樗里疾和庸芮及时赶到。芈姝甩下狠话离去。芈月等人的车队进入赵国,遭遇到义渠王翟骊的人马。翟骊认为嬴驷已死,义渠不必再对秦称臣,劝芈月跟自己回义渠,誓保芈月母子一世平安。
第56集
  芈月感激翟骊的真心,但她决定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从此不再依靠男人。芈月、嬴稷一行终于抵达燕国的蓟城,入住驿馆。冰天雪地的气候令众人感到不适。因黄歇逃婚,芈茵数年前嫁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燕国国相,听说芈月等人成为了自己手中的质子,顿生恶毒之心。她扣下杜锦交递的国书,决计实施报复。芈月花重金给驿站的驿丞韩伍,让他帮忙给孟嬴送信;芈茵也找到了韩伍,让他只管收芈月的钱,不许传递消息,并随时汇报芈月的行踪。深夜,韩伍派人在芈月母子居住的房间里放火,芈月等人急忙逃命,葵姑为了取回给嬴稷新做的寒衣,被严重烧伤,最终,在芈月和嬴稷的呼唤声中永远闭上了双眼。

第57集
  清点烧毁的物件时,芈月发现装着金钱和珠宝的匣子不见了,明白是有人故意纵火,偷走财物以断他们的生路。芈月和嬴稷等人住进四面透风的陋屋。韩伍跑了,新来的驿丞赵臣不但不帮芈月安置住处,反而恶言污蔑。易后的仪仗路过集市,芈茵的侍女菱儿将芈月抵达蓟城的消息悄悄告诉了孟嬴的心腹霍青青。青青将芈月抵燕的消息告诉给孟嬴。孟嬴迟疑,她一方面仍介怀当年的事,一方面惧于来自秦国芈姝的压力,最后决定暂时装聋作哑,不见为好。芈茵假借孟嬴和燕王之名,召见芈月母子,想尽一切手段羞辱他们。芈月和嬴稷衣着单薄地在大雪中艰难行走,碰巧遇到刚刚抵达燕国的苏秦,救了他们的性命。

第58集
  苏秦觐见孟嬴和燕王,提及偶遇衣不遮体的芈月母子,孟嬴责怪郭隗疏于照顾。苏秦告诉孟嬴,自己当年在秦国不得重用,并非芈月所为,而是朝臣的权衡之术所致。郭隗本想回府后问明事情真相,但芈茵又哭又闹胡搅蛮缠,逼得郭隗作罢。孟嬴查出为难芈月的人,正是国相夫人芈茵。但考虑到大局,暂不能得罪郭隗,只好想别的办法帮助芈月。一位叫五婆的人找到芈月,说有位陶老爷想让芈月帮忙抄录一卷经书,送了大量的钱财、粮食和炭火。芈茵听说有人帮衬芈月,十分生气,找来赵臣,让他瞒着郭隗,将芈月从驿站赶走。秦国朝堂之上,嬴荡羞辱魏冉,魏冉被孟贲打得口吐鲜血。将军司马错眼见爱将受辱,直接申请卸甲归田。

第59集
  芈月在五婆的帮助下,搬到了西市一处偏僻的院落,院落主人贞嫂失去了儿子宝儿后半疯半傻,芈月母子同情她的遭际,与她相依为命。义渠王,白起得知司马错和魏冉被嬴荡夺了兵权,打算替兄长出气。义渠王让白起带兵攻打秦国,让秦国无一日安宁,届时,魏冉也可重新领兵。黄歇来到燕国,带来楚王的信函交予郭隗,并打听芈月的下落。苏秦与黄歇提起芈月的近况,郭隗方才得知芈月也是楚国公主,与芈茵本是姐妹,如今已离开驿馆,下落不明。郭隗笃定芈月母子的价值,打算以此来掣肘秦国。黄歇在集市上巧遇五婆,从她手中的绣品上,看出此物出自楚人之手。义渠部落不断出兵搅扰秦国边境,樗里疾提议召回司马错、魏冉抗击义渠。

第60集
  五婆将卖绣品的钱送给芈月,并提到偶遇黄歇之事,芈月欣喜之极。嬴荡在朝堂上只任用甘茂和孟贲等武夫,朝中贤士凋零。嬴荡决定率甘茂、任鄙等人赴周朝一窥九鼎的真容。周人故意刺激嬴荡,说天下无人能举起此鼎。嬴荡不服,亲自尝试举鼎,在众人的喝彩声中,他被九鼎压倒,吐血倒地而亡。嬴荡举鼎而亡,芈姝悲痛欲绝。国不可一日无君,芈姝向樗里疾、甘茂提议,立魏长使之子嬴壮为国君。魏琰、魏颐向樗里疾打探立储一事,谎报魏熙已经怀孕。芈姝担心嬴夫人手中的那份遗诏会惹麻烦,差甘茂派禁军将北郊行宫围困起来。嬴夫人拜托庸芮日伏夜行,按照嬴驷生前所托,尽快将芈月母子接回。
第61集
  芈姝召集众公子于朝堂之上,询问众人对储位的意见,并用一只鲜桃挑唆公子们争功。结果嬴华和嬴恢大打出手,嬴华的兵士冲入殿内,杀死了嬴恢,芈姝命人抓住嬴华,朝堂大乱。五婆来找芈月,说陶尹老爷愿出重金让她做一件缂丝绣罗衫。黄歇在街头用从五婆那里买来的绣品寻找芈月,嬴稷认出了绣品上的杜若花,黄歇与嬴稷惊喜团聚。芈月始终为做嫁衣之事心怀猜疑,嬴稷带回了黄歇的好消息,众人欢喜。秦国眼线报告孟嬴和郭隗秦国已经大乱。孟嬴吩咐郭隗几日后接芈月母子进宫。燕国廷尉右丞带人来芈月处搜查,搜出了五婆给的喜服定金和金银珠宝,污蔑芈月等人偷盗。

第62集
  廷尉右丞要把芈月等人送到官府审问。黄歇出面制止,在争吵中官兵残杀了贞嫂,引得众人奋起抵抗。义渠王带人及时赶到,杀退官兵,保芈月母子冲出蓟城。芈茵得知芈月等人逃走,大怒,打算趁国相不在,调集人马围追堵截,致芈月于死地。芈茵的侍女菱儿求见苏秦,说出芈月母子危在旦夕。苏秦迅速面见孟嬴,要她出手相救。芈茵的手下在郭隗面前添油加醋为芈茵辩护,郭隗听后大怒,赶回蓟城。逃亡路上,黄歇和义渠王都竭尽全力维护芈月母子。深夜,芈月和黄歇谈心,黄歇问她是否愿意跟他重新来过。芈月打算与黄歇一同回楚。她感谢了义渠王对她的情义,要与义渠王告别,义渠王却决意要护送芈月至齐国边境。

第63集
  芈茵截下了郭隗给田将军的信,私自做主把“毛发无损”改成了“当场格杀”。芈月等人在快到齐国的途中遭遇田将军等人的伏击。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孟嬴赶到,芈月等人下车拜见。郭隗向孟嬴请罪,提议将相位让给苏秦。并向孟嬴建议不如借此机会将公子稷推上秦国王位,以备将来为燕国谋得好处。孟嬴盛情挽留芈月母子,芈月婉拒,她不愿意让嬴稷成为别人算计的筹码。见芈月去意已定,义渠王失望地带着自己的人马离开。临别之时,虎威告诉芈月义渠人在咸阳留有眼线,若有一日急需便可启用。芈茵派人在芈月等人的酸梅汤中下毒,被郭隗识破。郭隗反将芈茵一军,让她喝了有毒的汤水,芈茵中毒暴毙。芈月得知,不由感伤。

第64集
  芈月一行与黄歇即将启程,庸芮突然出现在他们居住的驿站中。他告诉芈月,眼下秦国已经大乱,各国都在等着瓜分秦国领土。嬴驷临终前曾将一份立嬴稷为王的遗诏托付给嬴夫人,庸芮希望芈月母子能跟他回秦。深夜,芈月看着儿子嬴稷仿写的七国文字,想起了当初自己对嬴驷的承诺,百感交集。次日,芈月选择了跟庸芮回秦国,再次辜负了黄歇。魏琰和魏颐听说芈月即将回秦国,开始策划阴谋。她们认为若能从芈月处骗取诏书,就有了对付芈姝的武器。庸芮带着芈月一路艰辛,终于抵达北郊行宫。芈姝得到眼线的密报,立即带兵前往。芈姝的人马杀到了北郊行宫的大门前,嬴夫人把遗诏交给了芈月,让她与庸芮从密道出宫。

第65集
  芈姝逼嬴夫人交出遗诏,反被嬴夫人挖苦。芈姝命人搜遍整个北郊行宫,都没发现芈月和嬴稷的影子。气急败坏之际,芈姝命人火烧北郊行宫。庸芮和芈月半路遇上魏琰的伏兵,寡不敌众,芈月被劫走。芈月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魏琰的宫中。魏琰和魏颐二人虚情假意想借机套出芈月的遗诏。无奈软硬兼施,都一无所获。嬴华占领了雍城,其他公子也在封地周边攻城占地,芈姝十分惊慌。甘茂劝芈姝不如和魏琰暂且妥协,各取所需,这样反而有所胜算。魏琰和魏熙找到“草鬼婆”给芈月下蛊,想用此举逼芈月说出诏书下落。芈月被蛊毒折磨得异常痛苦。
第66集
  芈月想到咸阳城外有义渠人的眼线,让探望她的穆辛前去送信。芈姝差人带了书信求见魏琰,被拒绝。魏琰和魏颐相信只要等着芈月蛊毒发作再厉害些,就可对芈月为所欲为。义渠王、白起在穆辛的带领下救出芈月带回义渠,并找老巫给她驱蛊,老巫无奈地说出驱蛊的唯一方法是把蛊虫引到另一个人身上。义渠王不听众人的劝告,执意要以命换命。老巫把蛊虫引到了义渠王身上,芈月终于脱险,义渠王却陷入蛊毒的煎熬。芈月醒来,得知了自己被救的全过程。义渠王对她用情之真,深深感动了她。她决定要挽救义渠王的性命,并当众起誓,只要义渠王能活下来,自己就做他的女人。

第67集
  义渠王终于渐渐康复。他向芈月承诺用义渠的倾国之力来帮助芈月母子返回秦宫。芈月却说自己有更好的主意,不动一兵一卒占领王宫。芈姝听说芈月落入了义渠王的手中,立刻提出用重金去和义渠王交换芈月。此时的魏颐和魏琰正在担心芈姝孤注一掷,会在魏颐的假“嫡子”出生之前,强行立嬴壮为王,于是心生一计,绑架了嬴壮。杜锦带着金银去与义渠王谈条件,义渠王佯装不悦,逼杜锦答应让他亲自带兵马送芈月去咸阳。芈姝和芈月在殿堂上相见,魏琰和魏颐也前后脚赶到。当芈姝下令让人拿下芈月之时,却发现秦宫已经被义渠人团团围死。这时,樗里疾和司马错却带着诏书来宣布嬴稷登基。转眼芈姝和魏琰都成了阶下之囚。

第68集
  芈月成为掌权母后。朝堂之上,众臣附议,芈月改尊号为“太后”。芈月长达41年的执政生涯就此开始。秦国内忧外患,芈月和樗里疾等众臣商讨国事,认为应先对付五国强敌,再腾出手来对付公子内乱。芈姝逃离咸阳,投靠嬴华,联手诏告天下,另立朝廷,废除新法,给失了权势的宗室旧族们恢复爵禄,拉拢人心,并散布谣言,说遗诏有伪。芈月召见唐夫人、卫良人,说服二人为己所用,卫良人答应劝说儿子嬴池率兵归附朝廷,唐夫人也承诺劝说公子雍母子归降。嬴华纠合公子轩等几位公子,以奉惠后之命为由,进逼咸阳。芈月命义渠王带义渠将士前去迎战,又命樗里疾去请各国使臣即刻入咸阳议政,并准备亲自出马与各国使臣交涉。

第69集
  芈月首先召见燕王使臣苏秦,表达深深的感激之情后,许诺待大秦政局稳定,定会助燕讨齐。苏秦动容,答应立即撤兵回朝。接着芈月召见楚国使臣靳尚,赠对方重金。靳尚大喜,提议让秦楚两国联姻,并向芈月提出领土要求。芈月当即答应把上庸城作为秦公主的陪嫁送与楚国,这才打发了靳尚。芈月割地赔偿的做法引起一些朝臣的不满,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甘茂趁机逼芈月退居内宫,还政嬴稷。芈月与其争锋相对,命人把他逐出朝堂。甘茂求见樗里疾,说自己有把握劝诸公子归降,办法是停新政,恢复旧法,借分封领地来拉拢诸公子。此提议遭到了樗里疾的坚决反对,甘茂含恨离去。芈月把借口抱恙而告假的官员通通革职。

第70集
  嬴稷听到侍从私下议论母后和义渠王的关系,怒气冲天,拿剑挑衅义渠王。芈月命嬴稷面壁思过。刺客刺杀芈月,义渠王替芈月挡了一箭,受了重伤,住进了芈月的寝宫。嬴稷得知大发雷霆。芈月清楚刺杀行动的幕后指使是芈姝和嬴华,下令召集咸阳的禁军将士,到宣室殿前训诫。芈月在所有禁军将士面前许诺,将彻底推翻旧制,任何人触犯秦法,都将受到惩处。将士们被芈月鼓舞,在蒙骜的带领下请求上沙场将功折罪。甘茂逃到雍城,投奔芈姝、嬴华。芈月派人也将魏琰送去雍城,让她劝说嬴华解散叛军,归顺朝廷。嬴华表示芈姝承诺让自己当秦王,眼下已无法回头,只有攻入咸阳,才是唯一出路。芈月命司马错南下平息巴蜀之乱。白起、魏冉去围截趁乱聚集起的小股散兵游勇,保咸阳百里之内平安。
芈月传剧情57-81分集介绍
芈月传第57集剧情介绍

  行行复行行。一路上,芈月母子乘着颠簸的马车,也防着芈姝再起事端,几乎不曾入大城。若遇各处的封臣庄园便投宿一夜,若是没有,就只在荒郊野外安营扎寨。犹记当年入秦时,芈姝和其他的媵女叫苦连天,可她并没有觉得行程有多艰苦。也许初时她是怀着飞奔自由的快乐,之后,就是恨……
  此后,她亦随着先王出巡各处,那时候玉辂车行处,有无穷无尽的天地奥秘,让她根本不在乎旅途的艰难,且王者出巡,又能艰难到什么程度呢?可是此刻,凄然离开咸阳,这一路的颠簸、艰辛,竟让她格外难以忍受。或许是她心情的低沉,或许是压在她心头对前途的迷惘,她无论吃什么东西都吐个精光,整个人迅速瘦了下去。
  若没有嬴稷,若不是心系这个小小的孩儿,她也许是支撑不下去的吧。走了二十余日,终于到了秦赵边境,马车停了下来。芈月掀帘看去,但见一队赵国骑兵站在界碑处,为首的是一个红衣的贵公子,旁边还有几辆空着的马车。
  赵人尚火德,衣饰以红色为主,又因如今的赵侯雍在国内推行胡服骑射,这些赵兵几乎都是紧身短打,就连为首的贵公子,也是如此。与正在朝他们行来的秦国马队基本上以黑色为主、皆是宽袖大袍的样子形成对比。魏冉驰近。向着面前贵公子行了一礼,道:“公子胜。” 那贵公子二十出头。见状连忙还礼道:“魏兄。”
  此时车队已经停下,魏冉扶着芈月从马车上走下。 芈月头戴帷帽,领着嬴稷走上前去。此时对方亦已下马,见芈月走来,便行礼道:“赵胜见过夫人。” 魏冉忙介绍道:“阿姊,这位就是赵王之子。公子胜。”
  芈月点头。令嬴稷见礼,心中却已想起对方的身份来。赵侯雍心怀大志,是诸侯中唯一尚未称王之人,可这并不说明赵国的实力不如他国。正相反,自赵侯雍继位以后,赵国的实力一直在扩张中。数年前,赵侯雍不顾重臣反对,在国内推行胡服骑射之制,这一场变化对于赵国来说。不亚于秦国的商鞅变法。
  赵公子胜,是赵侯雍诸子中,最具贤名、最受拥戴之人。魏冉便是在秦国派他参加与赵国联兵,送孟嬴与燕王职回燕夺位的战役中。与赵胜结下了友谊。自秦入燕,要经由赵国,魏冉的兵马不能入赵境,便只有拜托赵公子胜相助了。
  赵胜笑得十分谦和,并无身为公子的傲气,举止皆是彬彬有礼。魏冉转头向芈月道:“阿姊,此处为秦赵边境。未奉君令,不得越界。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幸得公子胜高义,答应接下来把你送到燕国。”
  芈月上前敛袖为礼:“多谢公子胜。”赵胜忙拱手道:“芈夫人,我与魏兄一见如故,君子一诺,我当护送两位到燕国。”当下便指挥诸人换车。芈月亦知,秦赵车轨不同,不能通用,当下便由薜荔等人把行李搬上赵国马车。
  于是,就在这秦赵交界处,安营扎寨。魏冉与赵胜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叙旧,直至夜深睡去。夜深了,芈月哄睡了嬴稷,独自走出营帐,却见夜色茫茫,不知方向。想当年,她从楚国离开,也是这样的夜色,也是这样的茫然。然而当时她虽然独自一人,却有着对未来的向往。可如今,孤儿寡母,千里家国,她又当何处安身?
  天亮了,两边就要辞别。魏冉与赵胜捧着因宿醉而不适的头,各自道别。魏冉殷殷嘱托:“子胜,我阿姊和外甥就要多拜托您了。”赵胜慨然道:“魏兄说哪里话来?令姊与令甥交与我赵胜,你就放心吧。”
  魏冉走到芈月面前,跪下,不由得哽咽:“阿姊,此去千里,不知何时能够再见。我盼着阿姊能够早日归来,我当率军亲迎阿姊。”芈月轻抚着魏冉的肩头,叹息:“小冉,你放心,我一定尽早归来。” 嬴稷扑上前抱住了魏冉,哭道:“舅舅……”
  魏冉抱起嬴稷,轻轻地哄着。好不容易,芈月母子才与魏冉依依惜别。马车越过界碑,向东而去。一入赵地,芈月不再一直坐在马车里。有时候她也会戴上帷帽,一起骑行。赵胜对芈月颇为好奇,观察了几日之后,见芈月虽然心情抑郁,但为人爽朗,并不扭捏,便也试着与她慢慢接近交谈。
  “刚认识魏冉兄弟的时候,每天听他提起他的阿姊,我一直在想,夫人是如何了不起的女人,将来若有幸,当拜见才是。”赵胜这日,便拿魏冉提起了话头。芈月轻叹:“我对不住冉弟,让他小小年纪便从军,幸而他能够在军中得各方兄弟朋友的帮助,方有今日。冉弟素日寡言,但对公子如此信重,妾深信公子乃当今人杰也。”
  赵胜平生听多了奉承,但听她这话说起来,质朴又可信,不由得笑道:“魏将军用兵如神,胜对他十分敬重。能够得魏将军此言,不胜荣幸。”芈月一路行来,瞧见赵兵衣饰、行军队列,与秦兵、楚兵已大为不同。这却令她想起当年入秦之时,看到义渠兵与秦兵交阵的情形,只觉得赵兵举止之间,倒有些胡兵的模样。她心中一动,便想问赵胜究竟:“妾亦曾听说,赵侯在国内推行胡服骑射,这一路走来,赵国兵士行动矫捷,来去如风。依妾看来,赵国兴盛,当在眼前。”
  赵胜听到她夸奖赵兵胡服骑射,嘴角不禁有一丝得意,微笑道:“夫人谬赞。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哦?”芈月不禁奇道,“难道这其中还有内情不成?”赵胜道:“事实上,为了胡服骑射的事,父侯深受国中宗族和封臣的压力。说什么衣冠尽失,形同狄戎,长此以往,恐国将不国。”
  芈月想到昔年在楚国推行改革而失败的屈原,以及死于车裂的商鞅,不禁也轻叹道:“是啊,列国要推行改制,都要承受千夫所指。况赵国历史悠久,三晋之中,唯赵人衣冠,最有古风,也最得世人崇拜。我听说以前有个燕国人,仰慕赵人举手投足的风范,特地居于邯郸,学习赵人仪态。结果,没有学到赵人怎么走路,却连自己原来怎么走路也忘记了……”这邯郸学步的故事,其实正充分说明,列国对赵人文化和衣饰的崇拜与追捧。这是赵国的荣光,却也是赵国的负累。如今赵侯推行胡服骑射,连她一个后宫妇人,都可以一眼看出对军队的好处来。可是却也让赵国的诸封臣领主,看到了自己世代相传的权势将被削弱的风险。所谓“捍卫祖制”,不过是拿到台面上的理由罢了。
  赵胜苦笑一声,赞同道:“祖宗的东西,是财富,也是负担。秦国变法成功,实令各国羡慕,却也是秦人尚简朴,没有这么多的繁文缛节,更没有这么多固守繁文缛节的老古板。”秦人立国的历史没有赵人这么长,文化底蕴和封臣势力亦是较弱,所以反而是秦人变法阻力最小。
  芈月想到昔年与秦惠文王策马同行,亦是讲到这个话题,不禁心头一痛,扭过头去平息了一会儿心情,才叹道:“不管国也罢,人也罢,有些病已经生了,便如同身上的瘤子,割了会痛,不割会烂。若是不能自己割一刀,就等着别人来割你一刀了。”赵胜勒马,凝视芈月半晌,才叹道:“多少堂上公卿大夫,不及夫人一个妇人的见识。”芈月低头:“让公子见笑,这也只是我听得先王一言半语,学舌罢了。”赵胜拱手肃然道:“我父侯对惠文王也是十分敬佩,曾叹息说,惠文王虽有二十多个儿子,却无一人能够及得上乃父。”
  芈月道:“先王固然是雄才大略,然则尚有诸子未能成人。子是否肖父,如今尚未可知,赵王此言,为时过早。”赵胜看了看嬴稷坐着的马车,微微一笑:“近日同行,以胜看来,公子稷倒真是有惠文王之风范。”芈月微微一笑:“多谢公子夸奖,身为人母,与有荣焉。”赵胜意外地看了看芈月,他以为芈月会谦虚两句,没想到她竟然全盘接受,心中一凛,暗道:“只怕此人不凡。”
  如此一路走走说说,不觉二十余日过去,他们已经穿越了整个赵国,来到了燕国边境。赵胜勒马笑道:“夫人,明日就到燕国了,到时候,你们的马车恐怕还要再行更换。”芈月见他提到这个,便把存在心中很久的疑惑之处说了:“妾当年自楚入秦,心中还甚是奇怪,为什么船行入秦,我们原来的马车都不能用了。后来看到马车入了驰道,才发现原来各国的马车车轨都是不一样的。”

芈月传第58集剧情介绍

  当年自楚入秦,芈姝嫁妆众多,所以在有些路段,甚至都要特意绕个弯,走到铺有轨道的驰道上,这才减省马力,免得耽误行程。 芈月当年看到,便觉得有些奇怪,只是那时候与甘茂不合,不好打听,后来又遇义渠伏兵,经历各种事情,直至脱身,入了秦宫,便也无心问起。这次出宫,又遇上此事,此时与赵胜也熟悉了,就不免将心头疑惑问了出来。
  赵胜不以为意,笑着解释道:“芈夫人真是细心。您看这一路行来,有些国路上就有木条铺成的轨道,马车载了货物,在特有的轨道驰行,便能事半功倍。”芈月却问:“可是既然是为了方便运输,那为什么列国的轨道都是不一样的呢?”赵胜微笑不语。此事解释起来,颇为麻烦,他想着如何措辞,才能让芈月明白。
  芈月却是当年随着秦王去过墨家工坊的人,当下微一沉吟,便道:“妾见识浅陋。依我看,恐怕是因为列国之间战事连年,这种轨道在战时运送大量辎重,尤其方便。但自己方便,也要给对方造成不便,所以列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跟他国不一样的轨道。公子,我说得对吗?”赵胜大惊,这时候才定睛看了芈月一眼,叹道:“能够看出这一点来,芈夫人果然不是常人。”
  芈月叹道:“虽然如此,终究不便。但愿有朝一日。天下同轨,则东来西往。不必如此麻烦了。”赵胜失笑:“天下同轨?唉,古往今来有多少英君明主有这样的狂想,却终是不成啊。”芈月不再说话,两人默行一段路以后,她便以马鞭指着前路:“自此出关,向北就是燕国。想当年公子胜就是于此处与魏冉一起入燕国的吧。”赵胜看着芈月。心中暗自思量:“不错。”
  芈月看着赵胜,忽然转了话头,提起往事来:“想当年赵国势力不及韩魏两国,但赵侯虽然年轻,却见识非常。出兵扶助燕易后母子回国继位,经此一仗,既得了燕人的感激,又令得赵国在列国之间声势大张,更加打击了中山国与齐国的气焰。赵侯有如此长远的见识和恢宏的气量。义助孤儿寡母复国,利己利人。这些年来赵国日益强盛,皆是赵侯英明卓识之故。”
  赵胜听得她夸奖父亲,也不禁得意。拱手谢道:“多谢芈夫人夸奖。”芈月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我母子如今离秦入燕,不知何时能够回秦。但愿我将来,也能够有易王后的运气,能得贵人相助。”赵胜心头一凛,定定地看着芈月,眼光又转移到马车内的嬴稷身上。忽然笑了,向芈月拱手道:“胜愚昧,不懂夫人的深意,但我想,必会有人懂的。”
  他一路将芈月等人送出国境,于燕赵国界与芈月母子道别。芈月施礼道:“多谢公子胜一路护送我母子入燕,若有机会,定当还报。”赵胜还礼道:“芈夫人客气了。”芈月道:“请公子胜代我向赵侯致谢。”赵胜道:“胜也代父侯多谢芈夫人夸奖。可惜行程匆匆,父侯不得与夫人交谈,否则定当引夫人为知己。”芈月微笑道:“来日方长,我相信将来一定有机会当面向赵侯致谢的。”
  赵胜看着芈月,意味深长地道:“胜亦愿有机会能够再为夫人效劳。”芈月一行远去,赵胜凝视良久,拨转马头道:“回邯郸,我要即刻见君父。”他身边的亲信壮着胆子问了一声:“公子,您向国君请假说要替朋友办事,国君已经准您三月之假,如今才不过一个多月,何必着急?”赵胜冷笑:“你懂什么?此事,我须得立刻禀报君父。” 当下一行人疾驰回邯郸。芈月一行人离赵入燕,一路直向蓟城进发。
  他们出发的时候,已是秋季,这一路行来,进入燕国的时候,已经到了初冬。芈月当年从楚国到秦国的时候正值夏季,这气候变化倒不觉得什么。此后都是在宫中,衣暖食饱,除了觉得吃食上一时难以适应外,其他倒也没有什么感觉。直至那两年随着秦王巡视四畿,这才真正感觉到西北之地与江南水泽的区别。这次入燕,轻车简从,一路上并无多少照应,所以只觉得马车四面漏风,越走越冷,似走进了冰天雪地一样。
  薜荔已经因为风寒而病倒,女萝还勉强撑着,嬴稷也受了风寒。芈月却是自从病了一场之后,虽然人瘦了一圈脱了形,但条件越是困苦,她反而越是坚韧。 一路行来,不消说他们妇孺之辈,便是杜锦带着的秦兵也病倒数人。马车进入蓟城的时候,天空已经飘起了雪花,蓟城如同一片冰雪世界。芈月一行人的马车驰过蓟城街头,人们好奇地张望着。芈月掀开帘子,朝车外看去。
  与楚国房子以竹木为主、秦国房子以砖瓦为主不同,燕国的建筑更多以石头为主,屋顶上盖着厚厚的毛毡。来往的庶民黔首或穿着羊皮袄,或穿着暗色的绨袍。而往来贵人则穿着外罩鲜艳锦缎,只在领口、袖口和边缘下摆露出毛边的裘服。蓟城又比其他地方更冷,纵此时芈月已经穿上了厚厚的裘服,但车外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还是让她打了一个喷嚏。嬴稷亦是裹得厚厚的,缩在芈月的怀中好奇地问:“母亲,燕国怎么这么冷啊?”
  芈月轻抚着他的小脑袋回答:“是啊,燕国的冬天是很冷。我小时候听说,燕国的冬天,是能够冻掉人耳朵的。”嬴稷吓得捂住耳朵缩了一缩:“耳朵怎么会冻掉呢?”芈月见他如此笑了:“不怕不怕,咱们穿得挺暖和的,不怕冷。”她轻抚着嬴稷身上的裘服,心中却是暗叹,这次若非义渠王事先送了一车的毛皮,这一路上冰天雪地就不知道如何挨得过了。
  一路上她和女萝、薜荔先紧着替嬴稷赶制了裘服,又依次替自己三人赶制,还挑了几件给护送的首领,亦是贿赂一下这些人,免得路上为难。一路进了驿馆,便见一个圆胖油滑的驿丞笑着迎上来,一迭声地奉承:“公子请,夫人请,大夫请……”迎着芈月等人进了驿馆,安排了单独小院住下。
  那驿丞自称胥伍。当时唯有士人有姓,其下的低阶小吏持贱业者,不过是在称呼之前加个职业罢了。如竖某,便是童仆出身;隶某,便是奴隶小头领;皂某,便是养马出身;黎某,便是黎民之属;胥某,便是胥吏之属;台某,便是台仆之属……那驿丞想来是胥吏出身。这等人若换了往常,便是连女萝等人也不扫一眼。眼下女萝却要赔着笑,将他拉到一边,给了些赏钱,叫他去好生准备。接下来芈月母子要在这里,不管住长住短,却是要这小吏安排一切了。
  杜锦早就熬不得冷,裹成一团球似的,一路上不断嘀咕。此时见到了燕国,入住了驿馆,他便跑来向芈月求道:“芈夫人,下官如今已经将你们安全送到燕国了,求您修一封平安书信,让下官好带回去给魏将军吧。”女萝眉毛一挑,道:“我们如今刚到,病的病,弱的弱。杜大夫,这‘平安’二字不好说吧?谁知道你们拿了书信,会不会又翻脸不认人啊?”杜锦叫屈道:“夫人、公子,如今咱们已经入住燕国驿馆,小臣便有再大的能耐,难道还敢在这里动手不成?难道小臣就不要活了?”芈月见女萝犹与杜锦争辩,便道:“罢了,待明日递交国书以后,我便与你书信吧。”
  杜锦忙千恩万谢了,这边殷勤派人去请医者。不久,便有医者到来,给嬴稷和薜荔都开了药,两人服了,当晚倒也安稳。次日,杜锦便去递交国书,又引了燕国专司邦交接应的大行人来,芈月便令人以嬴稷的身份递了文书。见燕国官方终于接手,芈月亦放下心来,而杜锦又来磨回信,也希望把这个不安全的因素早早消除,因此便给了他回信。次日,女萝欲去寻杜锦,却发现前院的房间内无人,连东西都收拾得干干净净,显然已经是人去楼空。她一惊,一转头便见那驿丞胥伍探头探脑地进来,赔笑道:“娘子,可是寻杜大夫?您不晓得,杜大夫已经走了吗?

芈月传第59集剧情介绍

  那胥伍满脸狐疑地看着女萝。这种他国质子进京的,他也见得多了,却从来不曾见过护送质子的官员跑得这么快,质子身边的随从这么少的。他本就是个油滑小吏,当即试探着问:“娘子,我说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人啊?”
  女萝脸色一变,质问道:“你这是何意?”胥伍赔笑道:“小人不敢,嘿嘿,嘿嘿……小人在这驿馆倒也见得多了。有些国家的质子啊就是特别倒霉,说是出来做质子为国牺牲,可只怕自己国内倒比别人更盼着他们死。您说这世道,是不是……嘿嘿,嘿嘿!”
  女萝听得出他言语之下的恶毒试探,知道这等胥吏最是势利凉薄,心中既惊且怒,却不敢教他看出来,只顿了顿足,道:“原是我前几日病得糊涂,记错了吧。”说完,转身就跑回房中。 芈月坐在门边迎着亮光,正拿着毛皮缝裘服,见女萝匆匆跑回,问道:“出了什么事?”女萝话到嘴边,又转了话题,只道:“夫人,您说,咱们国书已经递上去好几日了,易王后若是知道我们来了,必不会如此冷落我们。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事?”
  芈月停下手,沉吟:“杜锦递交了国书以后,她应该知道我们来了。如今不见,就怕……这其中出了什么岔子。可是,燕国有什么人会从中作梗呢?”女萝脸色一变,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夫人,那杜锦……那杜锦原是奉命来杀我们的,因为魏将军的缘故他不敢下手。可是他会不会在燕国有所安排?”
  芈月低头想了想,皱眉道:“可是子稷是易后的弟弟,就算他们不看在他是秦国公子的分上,又有谁敢得罪燕王的母后?”女萝想了想,也点头道:“是这个理……”转而又恨恨道:“没想到杜锦走得如此利落,居然一个侍从都不给我们剩下。夫人,如今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该怎么办?”
  芈月摇头道:“惠后是存了心要我们在燕国无依无靠,没有任何援助。杜锦走了也好,他终究是个势利小人,他若留了人,我用着还不放心。”
  女萝见她如此说,倒是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放了大半,一边帮着她收拾针线,一边道:“不知为何,如今易王后还没有派人来见我们。”芈月却是皱紧了眉头,苦苦思索:“如今我倒觉得奇怪,惠后为什么会将我们送到燕国来……”女萝吃了一惊:“夫人,怎么,有问题?”
  芈月沉吟:“她分明知道,孟嬴与我颇有交情。她若是将我送到齐国,我倒是担心。你要知道,大公主当年便是嫁到齐国去的……”她口中的大公主,自然是指芈姝的嫡姐,楚威后的嫡长女芈姮。当年芈姮嫁后,也偶有信回来,但芈姝与芈月嫁到秦国之后,便再也没听过她的消息了。芈月沉吟片刻。她并非没有想过,只是当时她无从选择,能够让自己从宫中脱身,与嬴稷一起走,便是唯一的目标。接下来的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她起初猜想,芈姝派嬴稷到燕国为质,或许是用来应付樗里疾,让他好松口。她若是明着把嬴稷送到险恶的地方为质子,樗里疾必不会答应。而芈姝一开始便打算将她留在宫中,甚至有可能在半路杀了嬴稷,所以,去哪个国家根本不重要。
  可是如今到了燕国,她预料的情况却没有出现。以她与孟嬴旧日的交情,孟嬴不可能不派人来见他们。那么,就是两种情况,芈姝在这里埋伏了对付她的人,甚至已经架空了孟嬴。又或者,孟嬴拿他们做了政治交易。这两种可能,都令她的心沉到了海底。可是,以孟嬴的母后之尊,又有谁能够架空她,强迫她?又或者,以孟嬴的为人,芈月不相信她真会如此无情无义。
  想到这里,芈月便令女萝:“你把义渠君送的那木箱子拿来。”女萝忙搬过木箱,拿钥匙打开,芈月便指了那箱中的金玉珠宝道:“你去给那驿丞送钱,让他想办法把我们的信送到宫里去。 想当年孟嬴在韩国那样孤立无援,都有办法通过苏秦把信送到咸阳去。她就不信同在蓟城,她还能与孟嬴隔断音讯不成!
  然而,不管送了多少东西,多少信件,一切都如石沉大海。燕宫之内,没有任何消息,孟嬴仿佛根本不知道秦国来的人质是芈月母子,也没有派任何人来主动寻他们。 眼见天越来越冷,芈月的心也是越来越焦急。
  女萝见她着急,只得又去寻那胥伍打听讯息。这些日子以来,或许是觉得他们没有多少倚仗,那胥伍的态度,便渐渐有些傲慢起来,叫他打听消息跑腿,便都要财物才能够叫得动。女萝深知小人不能得罪,只得忍了,态度反而越加和气,手中财物,也是漫撒了出去。

芈月传第60集剧情介绍

  这日她又去寻那胥伍,那人却不在。打听之下,才知他早上便出去了。女萝无奈,见天已近黄昏,料得他也不会不归,只得叫人留了话。直等到傍晚,才听到消息说人已经回来,忙迎出院去。却见那胥伍挺胸凸肚,打着酒嗝,一摇三摆着走进来。女萝连忙迎上去,却闻到一股酒味迎面而来。她举手挡了挡,脸上不禁露出厌恶之色,却不得不赔笑问:“胥伍爷,您把信送了没有,宫中可有回复?”

  胥伍色眯眯地看着女萝,伸手握住她的手:“姊姊放心,我已经把书信递进去了,那宫中寺人我也送了厚礼,一有消息,定然报知姊姊。” 女萝心中暗恼,这小吏愈来愈放肆,竟占起自己的便宜来了。她恨不得一巴掌朝他的脸抽过去,只是不敢坏了大事,只得强忍怒意又递去一串钱,笑道:“这是夫人所赐,请伍爷多多劳心。”
  胥伍皮笑肉不笑地接过钱,道:“虽然说夫人已有赏赐,小人实不应该再收。只是姊姊也知道,这宫里头的事,小人也要打点打点。”女萝强笑敷衍道:“我知道,总不好让伍爷自己掏钱,这些都是谢伍爷的,劳烦您了!”
  胥伍将钱塞入怀中,却又色眯眯地看了一眼女萝,笑道:“其实,夫人赏的我实在不好意思拿了,只要姊姊说句话,我胥伍也一样会……”他正说着,但见薜荔蓬着头发自院内出来,一边咳嗽,一边泼辣地上前打断了胥伍的话:“钱也拿了,还不快去!”
  胥伍见状,只得悻悻地哼了一声,转身而去。薜荔朝着他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声,骂道:“这饿不死的贼囚,我真想把他一双贼眼给挖出来!”女萝见她动怒,反来劝解:“你风寒还未痊愈呢,就这么迎着风跑出来,小心又着了凉。那不过是条狗子,你为这种人动什么气?”
  薜荔怒骂:“拿根骨头喂狗,狗还能汪几声呢。多少东西填了这贼囚,连点回音都没有。阿姊,我看这混账只怕根本没给我们办事,只是来讹钱的。”女萝心中亦有些猜到,无奈叹息:“可如今我们又能够找谁呢?可恨那杜锦将人尽数带走,我们两人又是无用。送信跑腿,亦只能倚仗此人!”
  薜荔叹道:“可我们所携财物总有尽时,再这样下去,岂不是坐吃山空?” 女萝见她涨红着脸,忙抚了抚她的额头,道:“快些进去,你如何还能迎着风头说话,纵有事,还是请夫人拿个主意。” 薜荔咳嗽了几声,恨恨道:“只恨我这病,要不然,也不能只叫你一人劳累!”
  女萝打断了她道:“别说了,快进去吧。”两人进去的时候,见芈月正在教嬴稷念书,便不敢说话,只得站在一边。芈月已经看到两人进来,却并未停下,教完嬴稷,又叫他出去跑一圈,这才抬头问两人:“怎么,是不是那胥伍又是不曾使力?”
  女萝叹道:“正是。夫人,奴婢想,还是等明日奴婢自己出去,把信送到宫里。便是遇不上易后,与青青、绿竹她们也可寻机见上一面。” 芈月听了她两人的禀报,却摇了摇头道:“你们不成,还是我自己去。”女萝一惊,跪下道:“这等事情还要夫人亲自去,岂不是奴婢该死了?请夫人允准奴婢去吧。”
  芈月却摇了摇头,道:“我想着此事必然有人从中作梗,你虽然忠心,但许多事历练不够。万一遇上意外,你未必能够处理得了。” 女萝只觉得羞愧无比,又道:“那……还是让奴婢跟着您一起去吧。”芈月摇头:“薜荔病着,子稷还小,屋里不能没有人看着。”
  薜荔却跪下道:“奴婢已经好多了,夫人,还是让阿姊陪夫人一起去吧。本就是奴婢等无能了,这天寒地冻的,还要让夫人亲自出去。若是再教夫人遇上什么事,奴婢岂不是死也难消罪过?” 女萝也道:“夫人,外头尽是些贩夫走卒、奴隶贱役,您尊贵之人,如何能够独自行走,万一被人冲撞了可如何是好?”
  芈月心中却是轻叹一声,偏生自己是女儿身,若是换了秦王驷,只怕独自一人,哪里都能去得吧。却强不过两人坚持,只得同意。薜荔见状,忙脱下身上的皮袍,盖在了芈月身上,道:“外面冷,夫人多穿一点,休要受了风寒。”
  芈月摇摇头,将外袍披回薜荔身上:“我穿着皮袍呢,那些毛皮典当了不少,如今一人就一件皮袍,哪里还有多余的?你若没有厚衣服穿冻着了,我更没有帮手了。放心吧,冻不着我。”说完,芈月便走了出去,女萝只得跟了出去。她出行本应该有车,只是驿馆里竟寻不出车来了。当初他们是坐了马车来的,杜锦一走,把车夫也给带走了。没过几日,胥伍便说马跑了。又过得几日,又说那车挡了进出的地方,一推走就不见了。两三下工夫,这马车便连木屑也不剩了。
  女萝待要去叫个车来,芈月却道:“既然已经来了,我们便出去走走,看看这蓟城长什么样吧。”女萝无奈,只得扶了芈月前行。
芈月传1-63集分集介绍
第17集
  送嫁的车马遭遇义渠王翟骊的埋伏。为保芈姝和众人的安危,芈月穿上芈姝的红披风,引开义渠王等人的注意。义渠王翟骊一路追赶驾车奔跑的芈月。危急时刻,黄歇赶来支援。芈月和黄歇与义渠王等人兵刃相向,黄歇被翟骊手下将士“虎威”用刀逼退,不慎跌下悬崖。义渠王将芈月带回营地。芈月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取义渠王等人的性命。很快翟骊得知,他抓到的这个女子并非秦国王后芈姝,而是个陪嫁的庶出公主。但芈月的智慧、勇气及美貌颇让义渠王动心。芈姝一行抵达咸阳。嬴驷知道了芈月为救芈姝被义渠王劫走,考虑营救芈月的办法。他决定派嬴华、张仪和庸芮前往义渠赎回芈月。

第18集
  芈月救下了偷羊的小男孩,并带回了自己的帐篷,他给孩子起名“小狼”。张仪等人来到义渠大营。义渠王答应以秦国的粮食,换取义渠十年不与其为敌,但拒绝交出芈月,说打算留给自己当王妃。张仪以利益权衡来说服义渠王。为了解救灾荒族人缺粮的局面,翟骊最终答应芈月回秦,却把“小狼”留在了义渠。芈月与芈姝、葵姑、魏冉相聚,她从芈姝口中得知,黄歇死在荒野。伤心过度的芈月打算离开秦国,替黄歇完成周游列国的心愿。临行前,张仪登门奉劝芈月留下来查明陷害芈姝、黄歇的真凶。芈月考虑再三,最终决定留下。嬴驷与芈姝举行了隆重的大婚典礼,芈月、嬴夫人及魏琰等宫中嫔妃齐聚共喜。
电视剧《芈月传》主要剧情是什么?

战国时期,芈月是楚威王的女儿,十分宠爱,但在楚威王继位后,地位一落千丈,母亲向氏被楚威后逐出王宫,多年后返回宫中复仇。


芈月与楚公子黄歇青梅竹马,真心相爱,为了可以与黄歇顺利私奔,故自愿作为嫡公主芈姝的陪嫁媵侍远嫁秦国,在往秦国的路上芈月、芈姝互相扶持,中间楚国礼车在往秦国路上被义渠王翟骊带领的军队强劫,不得已求助秦王成为宠妃。原本的姐妹之情在芈月生下儿子嬴稷以后渐渐分裂。


诸子争位,秦王嬴驷抱憾而亡。芈月和儿子被发配到遥远的燕国。不料秦武王嬴荡举鼎而亡,秦国大乱。芈月借义渠军力回到秦国,平定了秦国内乱。芈月儿子嬴稷登基为王,史称秦昭襄王。芈月当上了史上第一个太后,史称秦宣太后。真实的历史是并没有芈月这个人。但历史上有宣太后。宣太后(?―前265年),芈(mǐ)姓,又称芈八子、秦宣太后。战国时期秦国王太后,秦惠文王之妾,秦昭襄王之母。秦昭襄王即位之初,宣太后以太后之位主政,执政期间,攻灭义渠国,一举灭亡



芈月传剧情分集介绍70
第70集
  嬴稷听到侍从私下议论母后和义渠王的关系,怒气冲天,拿剑挑衅义渠王。芈月命嬴稷面壁思过。刺客刺杀芈月,义渠王替芈月挡了一箭,受了重伤,住进了芈月的寝宫。嬴稷得知大发雷霆。芈月清楚刺杀行动的幕后指使是芈姝和嬴华,下令召集咸阳的禁军将士,到宣室殿前训诫。芈月在所有禁军将士面前许诺,将彻底推翻旧制,任何人触犯秦法,都将受到惩处。将士们被芈月鼓舞,在蒙骜的带领下请求上沙场将功折罪。甘茂逃到雍城,投奔芈姝、嬴华。芈月派人也将魏琰送去雍城,让她劝说嬴华解散叛军,归顺朝廷。嬴华表示芈姝承诺让自己当秦王,眼下已无法回头,只有攻入咸阳,才是唯一出路。芈月命司马错南下平息巴蜀之乱。白起、魏冉去围截趁乱聚集起的小股散兵游勇,保咸阳百里之内平安。
芈月传剧情分集介绍43-80
46集
芈姝求嬴驷让嬴荡和嬴稷一起学习,嬴驷答应。巴国和苴国求秦国派兵攻蜀,朝堂之上,张仪和司马错对先征韩国还是先征巴蜀,针锋相对。嬴驷去看望在承明殿读书的嬴稷和嬴荡,嬴稷正帮着司农处核对土地和户籍,一丝不苟。嬴荡却在竹简上胡涂乱抹。嬴驷不悦,教训了嬴荡,并让嬴稷和嬴荡根据张仪和司马错的疏表叙述,谈谈攻韩和攻蜀各自的利弊。嬴驷邀众臣去看嬴荡和嬴稷辩论,嬴稷聪颖机敏,几句话就把嬴荡绕晕了头,嬴驷面露欣赏。嬴驷又命嬴荡和嬴稷去四方馆就攻韩还是攻蜀下赌注。芈姝自作聪明让嬴荡跟着大多数人投。嬴荡投了攻韩,嬴稷投了攻蜀。嬴驷问起缘由,嬴稷说人人皆知的路数,敌人也一定知道。
47集
在芈月的指点下张仪终于赞同伐蜀,并向嬴驷献上妙计。张仪让嬴驷酬谢芈月。秦国攻下了巴蜀。嬴驷告诉芈月,以他们母子的功劳,应当为嬴稷讨个封赏。芈月让他日后再说。嬴通路遇珊瑚和人私下交易,并亲眼看到那人把一个巨大的蜂巢放入了假山之中。芈姝约芈月去少司命神祠祈福,并赏赐给嬴稷一件新衣,让他穿着去参加少司命神祠。芈姝叮嘱嬴荡让他明日不要出椒房殿的门。但嬴荡还是偷偷跑了出来,并抢了嬴通的米酒狂饮。喝醉了的嬴荡路过假山被杀人蜂追着不放。葵姑和嬴稷刚好路过,也被杀人蜂追咬,葵姑豁出性命来保护嬴稷。嬴驷让穆监悬赏万金招募可治蜂毒之人。
48集
嬴通告诉母亲,说杀人蜂是被人故意放在那儿的。樊长使明白了杀人蜂真正的目标该是嬴稷。樊长使见到芈月,小心地提醒她此事或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嬴稷的衣服被人捡到,穆辛说嬴稷之所以会被杀人蜂伤害,跟这件衣服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芈月思前想后,终于猜到这一切都是芈姝的圈套。穆辛给惠儿讲述儿时见杀人蜂大战蜘蛛王的过程,被芈月听到,命女医挚带人连夜飞马出宫寻找草药。女医挚终于带回了草药,救驾嬴荡和葵姑一命。芈月质问芈姝为何要起杀心。芈姝说嫉妒她和嬴稷受宠,为了嬴荡的前途,她只能如此。芈月决意把此事隐瞒下来,因为她不忍心伤害芈姝。葵姑却说总有一天她会后悔。
49集
得知芈月不会再追究自己,芈姝让珍珠把那个作为证据的衣服赶快烧掉。芈姝为分封藩地的事上书嬴驷,嬴驷交给樗里疾去做安排。魏琰看出芈姝想借机让嬴驷把有意和嬴荡争位的公子都封出咸阳。芈月告诉芈姝,嬴稷不会与嬴荡争储,并让芈姝帮忙把嬴稷分封到巴蜀,远离秦宫。魏琰从魏国找来侄女魏颐来媚惑嬴驷,以达到让嬴华留在咸阳的目的。嬴驷与樗里疾谈到分封之事,樗里疾认为巴蜀之地,可派嬴稷去经营。芈姝叫嬴驷来看嬴荡新练的拳法,并试探嬴驷是否对魏颐有意,嬴驷与芈月谈到了分封,芈月求嬴驷把嬴稷分到蜀地。此话与樗里疾所谈不谋而合,嬴驷对芈月想离开秦宫的心思感到失望与愤怒,拂袖离去。
50集
元日,众后宫嫔妃聚在一起,等待前期公布分封,各自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担心。结果出来,嬴华封横门君,嬴奂封蜀侯……众夫人的儿子都有所封,只有嬴通和嬴稷留在宫中。嬴华将离开咸阳,魏琰失落无比。因嬴稷没有被分封出宫,甘茂、樗里疾担心嬴驷将其立为储君,准备另寻办法加以阻止。芈姝想为嬴荡选楚国公主为妃,亲上加亲,使得他争储多一份筹码。嬴荡却一口拒绝。嬴荡在披香殿外听到魏颐唱歌,暗露恋慕之情,冯甲受命前去打探。因为分封之事,芈月与嬴驷赌气避而不见。嬴驷挂念芈月,让芈月晚上送两个香囊到承明殿去。嬴荡整日往魏琰的披香殿跑,芈姝十分恼怒。
51集
嬴驷告诉芈月,自己希望立天资聪慧的嬴稷为太子。芈月却以嬴稷性情柔弱,缺少决断为理由而推辞。她认为魏琰之子嬴华才是储君的不二人选。嬴荡反复向魏颐表达自己的爱意。芈姝赶到披香殿当面责怪魏颐勾引大王和嬴荡,嬴荡气得跳出来指责母亲芈姝蛮横无理。芈姝和嬴荡闹翻,魏颐给魏琰出主意:自己若能与嬴荡成婚,既可令嬴荡对魏琰言听计从,又可借此来胁迫芈姝。魏琰动心,决定促成这门婚事。嬴荡以秦、魏联姻为由,请求父亲允准他和魏颐的婚事。嬴驷对此犹豫不决,芈月让嬴驷按自己的心思去做。嬴驷、樗里疾与嬴夫人共议储君一事,嬴驷最终下旨,立嫡子嬴荡为太子。芈姝喜极而泣。
52集
嬴荡与魏颐结为夫妻。军报蜀中局势紧张,蜀侯嬴奂被杀。嬴驷与众臣议事,司马错、张仪、庸芮主张即刻收复蜀国。因之前的多次口角,嬴荡故意羞辱嬴通,将他强行带回宫中,百般折磨。嬴通委屈愤恨之极。樊长使到椒房殿请芈姝给儿子留条活路。芈姝责怪樊长使太过娇宠嬴通。侍女来报,说嬴通已上吊自尽。樊长使晕死过去。嬴荡自知有罪,在大殿外下跪处罚。嬴通死后,樊长使找到嬴驷,供出了芈姝就是杀人蜂的元凶,自己当时因为懦弱刻意隐瞒了真相。嬴驷大怒,命人即刻查封椒房殿,将一切有干系之人交内府审问。芈姝怀疑此事的背后主使是芈月,担心侍女珊瑚会出卖自己。
53集
嬴驷召见芈月,告诉她若芈姝真的是主使,便打算废后,并打算亲自提审芈姝的侍女珊瑚。芈姝的亲信冯甲买通狱卒,让珊瑚自我了断,嬴驷查无对证。张仪认为王后无德当废,太子无能当易。嬴驷难以决断。嬴驷宣嬴稷挺进承明殿,嬴荡嫉恨无比,带人到承明殿打算教训嬴稷。穆监为保护嬴稷而受伤。嬴驷赶到,斥责嬴荡无理,嬴荡百般狡辩,嬴驷气得吐血倒地。嬴驷病重,宫外诸公子得到消息后纷纷赶回宫中。樗里疾认为若嬴驷此时执意废嬴荡,立嬴稷为太子,恐致国家动荡。嬴驷自知大局已定,只得拟诏,令太子荡监国,左相樗里疾辅之,宫中未分封的诸公子即刻就封。封嬴稷为蜀侯,母亲芈月随嬴稷前往封地,并下旨宣嬴夫人进侍疾。
54集
嬴驷自知时日不多,将亲笔拟定的一道帛书托付给嬴夫人。穆监取帛书时,被冯甲看到。嬴驷单独召见芈月,弥留之际,芈月哭泣着为他最后一次吹奏凤萧。公元前311年,秦王嬴驷去世,谥号为秦惠文王。嬴驷死后,由太子嬴荡继位,史称秦武王。冯甲禀告芈姝,自己曾看到穆监将一样东西神神秘秘交给临终前的嬴驷,怀疑是一份遗诏。芈姝命冯甲查出遗诏的去处。冯甲在穆监的绿豆汤里下药,逼他说出遗诏的去处,穆监宁死不吐口。芈姝召见芈月,当面烧了嬴驷分封嬴稷的遗诏,并命芈月交出另一份诏书。芈月感叹这些年来看错了人。芈姝责怪芈月在诸子争夺储位时,推荐嬴华做太子。对嬴驷多年宠爱芈月母子,芈姝更是耿耿于怀,芈月无言以辩。芈姝担心芈月母子留下来会对她和嬴荡造成威胁,打算赐死芈月母子。
55集
樗里疾极力劝阻芈姝不要让芈月母子和樊长使为嬴驷殉葬。王后魏颐提议,将芈月送于他国为人质。樗里疾在朝堂上宣告了各位公子的分封,将芈月母子发配到燕国为质。芈月离开咸阳之日,樊长使在宫中上吊自尽。看到芈月流放,嬴驷去世,嬴荡刚愎自用,张仪主动离开了秦国。芈月、嬴稷一路上受到芈姝的手下官吏杜锦的百般刁难,幸好魏冉带人搭救。芈姝、冯甲查出遗诏可能藏在嬴夫人那里,直奔北郊行宫利诱逼供。幸好樗里疾和庸芮及时赶到。芈姝甩下狠话离去。芈月等人的车队进入赵国,遭遇到义渠王翟骊的人马。翟骊认为嬴驷已死,义渠不必再对秦称臣,劝芈月跟自己回义渠,誓保芈月母子一世平安。
56集
芈月感激翟骊的真心,但她决定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从此不再依靠男人。芈月、嬴稷一行终于抵达燕国的蓟城,入住驿馆。冰天雪地的气候令众人感到不适。因黄歇逃婚,芈茵数年前嫁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燕国国相,听说芈月等人成为了自己手中的质子,顿生恶毒之心。她扣下杜锦交递的国书,决计实施报复。芈月花重金给驿站的驿丞韩伍,让他帮忙给孟嬴送信;芈茵也找到了韩伍,让他只管收芈月的钱,不许传递消息,并随时汇报芈月的行踪。深夜,韩伍派人在芈月母子居住的房间里放火,芈月等人急忙逃命,葵姑为了取回给嬴稷新做的寒衣,被严重烧伤,最终,在芈月和嬴稷的呼唤声中永远闭上了双眼。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