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秋季节,回了一趟老家。自从父母去世后我就很少回老家了,可能是不愿感受庭院里的杂草和已带锈迹的门锁带给我的凄凉吧。 打开车门,脚还未着地,从村头烟炕里飘来的缕缕炕烟时特有的那种气味就钻进了我的肺里,这,就是在城市里闻不到的家乡气味!恍惚中,我感觉这种气味是那么的遥远和陌生,同时又是那么的亲近和熟悉。我不知如何形容这种气味带给我的触动。站在风里,我的思绪飘回了中学时代……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在我的家乡,种烟是政府下达的任务,每家都会种一些。劳动力多的人家会多种一些,毕竟会带来一笔...

  • ...

  • 闲情

    2020-06-06

           弟弟从我头上,拔下发针来,很小心的挑开了一本新寄来的月刊。看完了目录,便反卷起来,握在手里笑说:“莹哥,你真是太沉默了,一年无有消息。”      我凝思地,微微答以一笑。      是的,太沉默了!然而我不能,也不肯忙中偷闲;不自然地,造作地,以应酬为目的地,写些东西。病的神慈悲我,竟赐予我以最清闲最幽静的七天。除了一天几次吃药的时间,是苦的以外,我觉得没有一时,不沉浸在轻微的愉快之中。——庭院无声。枕簟生凉。温暖的阳光,穿过苇帘,照在淡黄色的壁上。浓密的树影,在微风中徐徐动摇。窗...

  • 山中杂感

    2020-06-06

           溶溶的水月,螭头上只有她和我。树影里对面水边,隐隐的听见水声和笑语。我们微微的谈着,恐怕惊醒了这浓睡的世界。─—万籁无声,月光下只有深碧的池水,玲珑雪白的衣裳。这也只是无限之生中的一刹那顷!然而无限之生中,哪里容易得这样的一刹那顷!   夕照里,牛羊下山了,小蚁般缘走在青岩上。绿树丛颠的嫩黄叶子,也衬在红墙边。─—这时节,万有都笼盖在寂寞里,可曾想到北京城里的新闻纸上,花花绿绿的都载的是什么事?   只有早晨的深谷中,可以和自然对语。计划定了,岩石点头,草花欢笑。造物者呵!我们星驰的...

  •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   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

  •        雨,淅淅沥沥。听着雨声,好像回到了昨天的日子里,那么真实。往事一幕幕在我的眼前闪烁,我知道,突然之间想念了。在心底,始终都有一个心声来自于自己。渴望被人疼惜,渴望被人关爱,太多的索要。   是不是想要的太多,还是原本就给不起。我一直都站在这里,一直都等着你靠近,希望你能够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缘分总是与我擦肩而过,总是在不断的错过中明白,恍然大悟。   可是,当爱情走了,一切都来不及了,我还站在这里,哪怕淋着雨。这些依然无法消除我心底的哭声,我的难过,我的心情。没有人能够读懂,...

  • 我们现在提到日本,仍然会有较深的偏见,二战中,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和苦痛不仅是空前的,相信也是绝后的。这种深远的影响甚至让半个世纪后我们这一代的很多人仍旧难以释...

  • 做个无用的闲人 文:淡水泉 《庄子.人间世篇》有这么个故事:庄子与弟子,走到一座山脚下,见一株大树,枝繁叶茂,耸立在大溪旁,特别显眼。但见这树:其粗百尺,其高数千丈,直指云霄;其树冠宽如巨伞,能遮蔽十几亩地。庄子忍不住问伐木者:“请问师傅,如此好大木...

  • 看透,便是最好的人生 作者|枫林秋水 人,总是被心情左右着,有什么样的心情,就有什么样的人生。 生活,总是被梦想包围着,有多大的梦想,就有多大的希望。 人生,总有一些得不到的东西,在失落的情怀里,唏嘘感慨;也总有一些轻易就得到的东西,却不懂得如何去珍惜。...

  • 榕树是易生易长的四季常青之树,它躯干粗壮,枝叶茂盛,树冠更是庞大苍翠,郁郁葱葱。在大自然中以榕树为依存,轻松造就出一个个的榕树生态群,如独木成林,鸟类的天堂。榕树又被视为长寿、富贵的象征,是盆景栽培的优质树种。榕树又是村庄的保护树,承载着村民的美好...

总:27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