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之恋

    2020-09-26

                雨日读周作人的散文,发觉他对雨有特殊的感悟。在《苦雨》一文中,他写道:“那样哗啦哗啦的雨声在我的耳朵里已经不很习惯,所以时常被她惊醒,就是睡着也仿佛觉得耳边粘着面条似的东西,睡得很不痛快。”...

  • 走近新春

    2020-09-24

                一飘飘瑞雪,将美丽的冬季雕塑成一件艺术品。阳光的种子,总在殷殷的祝福里让腊月的光芒温暖而执着。那些被天地凝聚的哲思,以一种耐得住寂寞和寒冷的安然,开放在除夕的庭院。爆竹点燃的年味,扎根在五千年的习俗...

  • 烧包

    2020-09-24

                烧包是七月半的事。很小的时候,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一,母亲都要叫接老祖公来家供,并一直要供到七月十四烧包后才结束。那个时候,村里有文化的人少,大多数人家都没有祖宗牌。所谓接老祖公来家供,只不过是在一家人吃...

  • 安坐时光

    2020-09-24

                周末,我坐着最早的一班车去万峰湖踏青。车在蜿蜒的盘山路上快速行驶着,高山、长河、树林、村庄、田野、人家,这些寻常的景物不时映入眼帘。离城市远了,我才发现油菜花开得正盛,山野吹来的风带着桃花清苦的幽香...

  • 古都飞雪

    2020-09-24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入冬后第一场大雪,在2018年元旦过后终于飘然而至,白色的雪花漫天飞舞,碎琼乱玉般穿庭过户,下得恣肆、烂漫、深情。在四季分明的河洛大地,没有雪,冬季似乎就失去了她的标记,变得索然无味,让人怅...

  •             王安石写梅:“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那应该写的不是蜡梅,因为梅花的淡香是暗香,而蜡梅的浓香是明香。蜡梅花黄似蜡,浓香扑鼻,一闻就神魂颠倒,让人心生迷恋之情。杨万里书房...

  • 家乡广场

    2020-09-24

                发展的趋势真是不可抵挡!路,宽阔、平坦了;住房,豪华、舒适了;生活也不再清苦了;搞企业投资的、搞规模种养的、开超市饭店的……夏集发展就这么日新月异着。在这行政中心区域正南方向、黄金地段,家乡...

  • 深夜一谈

    2020-09-24

                夏秋交际的夜晚,常会听见山河沟谷有许多不知名鸟鸣虫叫的声音。其中有一种声音,让我渐趋于依赖甚至痴迷,它在纷杂的夜晚显得那么尖锐、轻松、从容。它不与其他声音相附和,也不与其他声音相争锋,它就是它,像一位...

  •             立秋后,湿热的天气早晚有些凉爽,好久没有到香溪洞健步走了。春日和暖时,每周周末我都坚持在香溪洞晨练行走,领略香溪的美色美景。夏日后天气酷热,我便在汉江河边进行晨练,香溪的胜景暂时留在心里。立秋后的一个...

  •             有多少次的山路十八弯哪,飘香着一首首充满激情昂扬的美好歌谣。 和着那沉甸甸的足声,踏响了你和我年轻时的乐章和流行歌曲。 就在那片斑痕的土地上,有许多种风雨的狂想,就这样如火如荼。能够忘掉昨天的疼痛与...

总:35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